《丘吉尔传(插图本)》是丘吉尔八卷本的官方传记的单卷本。温斯顿·伦纳德·斯宾塞·丘吉尔(1874年11月30日-1965年1月24日),政治家、画家、演说家、作家以及记者 …… [ 展开全部 ]
  • 作者:马丁·吉尔伯特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 定价:32.00元
  • ISBN:9787535439550
  • 2021-10-14 08:47:13 摘录
    ……没有一个郡能与肯特郡相媲美,正如没有一个国家能比得上英格兰一样。比如,爱尔兰就根本无法与之相比。至于法国,埃弗雷斯特太太曾经用婴儿车推着我到 法国一个叫“沙姆斯艾里兹”的小地方去玩,但回来后我心里却很少会想到它。她觉得肯特郡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它的首府是梅德斯通,它的周围到处是草莓、樱桃、树莓和李子,实在是太诱人了!我总想住到肯特郡去。
    1900 年冬天 ,我来都柏林做关于布尔战争① 的报告时 ,重访了“小屋”。在我的记忆中,它是一幢长长的白色矮楼,有着绿色的百叶窗和阳台,周围是一块像特拉法尔加广场②一样大的草坪,草坪的 周围是一大片森林。我以为从这里到总督府至少应该有一英里,但当我再一次看到它的时候 ,我很惊讶地发现这块草坪只有六十码 宽,那片森林也和灌木丛相差无几,从总督府到那片森林骑马只需要一分钟。
    我下一个记忆的落脚点是文特诺,我爱文特诺。埃弗雷斯特太太有一个姐姐住在文特诺,她的丈夫在那里做了将近三十年的监狱 看守人。当年他常常带我去丘陵或山坡上散步。他给我讲了很多监 狱里暴动的故事,他曾几次被罪犯袭击,并受了伤。我第一次到文特诺的时候,英国正在和祖鲁人打仗① 。

    ① 布尔战争 :英 国人和布尔人之间为了争夺南非殖民地而展开的战争。 布尔人指居住于南非的荷 兰、法国和德国白人形成的混合民族。
    ② 特拉法尔加广场:英国伦敦的著名广场,坐落在伦敦市中心,是为纪念著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而修 建的。
    报上刊登过这些祖鲁人的照 片,他们皮肤黝黑,全身赤裸,手持长矛,他们掷长矛的动作非常敏 捷。他们杀死了很多我们的士兵,但从照片上判断,被我们的士兵打死的祖鲁人更多。我对祖鲁人十分生气,听到他们被打死的消息非常高兴,这位监狱看守人也跟我一样。不久,祖鲁人似乎全被杀死了,因为这场战争结束了,报纸上再也没有关于祖鲁人的照片了,也没有人再害怕他们了。
    1900 年冬天 ,我来都柏林做关于布尔战争的报告时 ,重访了“小屋”。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0-13 07:04:59 摘录
    ……她和我父亲常常骑着他们的大马出去打猎。有时,他们中的一个或者 另一个在该回来的时间过后几小时还没回家,家里人就会十分恐慌。
    在我看来,母亲就是一位美丽的公主:她光彩照人,拥有无限的 魅力。达贝隆勋爵是这样描写她在爱尔兰的日子的,对此我一直心 存感激:
    ……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的情景。那时是在都柏林 的总督府,她站在门的左侧,当时总督站在房间最里端的高台 上,周围簇拥着一群精干的幕僚,但他们的目光既没有注视着总 督,也没有注视着总督夫人,而是聚焦在站在一旁的一个身穿黑 衣的婀娜的身影上。她光彩照人,与众不同,她的头上戴了一颗 钻石星,这是她最喜爱的装饰物,但钻石的光泽与她那明亮的眼 睛比起来还是逊色不少。她像一只敏捷的猎豹,富有涵养与智 慧 ,其 勇气不让须眉 ,作 为一位母亲 ,符 合伟大公爵后裔的仪 态。她聪慧、善良、乐观,所有这些使她在那儿十分受欢迎。她 热爱生活,并真诚地希望所有人都能分享她快乐的信念,这一切 使她成为社交圈的中心人物。
    我的母亲在我童年的印象中也是如此的光彩照人,在我看来, 她就像夜空中一颗明亮的星星。我非常爱她,但是我和她并不十分亲近,我的保姆才是我的知心朋友。埃弗雷斯特太太精心照料我, 关注我的一切需求,从上学起一直到现在,我只有对她才会倾诉烦恼。 她来我们家以前 ,曾 照料过一个名叫埃拉的小女孩长达十二 年 ,她 是一位住在埃伯兰郡的牧师的女儿。 虽然我从未见过这个 “小埃拉”,但她是我童年生活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我知道有关她的 一切事情:我知道她喜欢吃什么;知道她如何祷告;知道她怎样的淘 气;也知道她如何的听话;我甚至能在脑海中勾画出一张清晰的位 于英格兰北方的她家的画面。受埃弗雷斯特太太的影响,我也非常喜欢肯特郡。埃弗雷斯特太太说,肯特郡是“英格兰的花园”。她出生在查塔姆,对肯特郡感到特别自豪。
    达贝隆勋爵是这样描写她在爱尔兰的日子的,对此我一直心存感激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0-12 06:59:14 摘录
    ……家人宣布一个 被描述成“女家庭教师”的危险人物即将来到我家。她的到来被确定 在某个日子,为了准备这一天的到来,埃弗雷斯特太太拿出一本书, 题目叫《没有眼泪的阅读》。在我看来,这本书肯定属于文不对题。 家人告诫我,在女家庭教师到来之前,我必须做到能不流泪地阅读。 我们每天辛苦地准备着。我的保姆用笔指着不同的字母教我,可我 觉得这一切都很乏味。 女家庭教师就要到了 ,可 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在这种情况下,我做了很多无奈的人同样会做的事情:躲进了树林。我躲进了“小屋”周围茂密的灌木丛中——它们看起来就像森林。过了几个小时,家人才找到我,把我交给那位女家庭教师。我们 整天刻苦学习,不仅学习字母和单词,更糟的是还要学习数学。字母是应该认识的,当它们以一定的形式排在一起时,我能认出它们,也 知道它们代表某个特定的发音 ,迫不得已时我也能读出这个单词来。但是数字堆在一起就乱成一团了,我根本没有头绪。当这些数 字排在一起时,你必须说出它们是多少,我的女家庭教师显然十分重 视答案的准确性。如果答案不对,那就是错了,“差不多正确”是没有用的。有些时候,做算术就像借债一样,你得先借一个或拿一个,然后再把你借的那个还回去。这些错综复杂的难题给我的日常生活带来了阴影,让我远离那些在儿童游戏室和花园里可以做的所有有趣的事情。它们越来越多地占用了我的空余时间,使我几乎没有时间 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些课程成了我天天烦心的事情,尤其是学“算术”,一提起它,我就像陷入一个沉闷凄凉的沼泽里。而且这算 术学起来似乎永无止境,做完一题,总会有另一题等着你。一旦我想方设法解决了某一类型的难题 ,又会有其他更复杂的题型向我压过来。
    我的母亲没有参与这些强制性的教育,但她给我的感觉是她赞成这些做法,而且几乎总是站在女家庭教师这一边。在我的印象中, 她在爱尔兰有骑马的习惯,喜欢穿紧身衣,衣服上经常沾着泥渍……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0-09 12:42:49 摘录
    ……从废墟中所能找到的全部东西就只有曾经装在剧院经理口袋 里的一串钥匙。为了安抚我们,作为补偿,我们被承诺第二天可以再 去看一看剧院的废墟。我很想去看看那串钥匙,但是这个要求似乎 无法得到满足。
    在这几年中,有一次我们曾去位于艾姆花园的波塔林顿勋爵的 府上拜访。家人告诉我,我可以叫他叔叔。对于这个地方,我能很清 晰地进行描述 ,尽 管我从四岁或者四岁半以后就再也没有去过那 里。印象最深的是一座高高的白色石塔,我们坐了很久的车才到达 那里。我被告知这个塔曾被奥利弗·克伦威尔炸毁。我当然知道他 炸毁过各种各样的东西,因此,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
    我的保姆埃弗雷斯特太太对芬尼亚组织①的成员非常害怕。我 推断这是一帮坏人,如果他们想随心所欲,就会无休止地干坏事。有 一次,我骑着毛驴外出,看到黑压压的一长队人朝我们走来,当时我 们都认为他们是芬尼亚组织的人——现在我敢肯定这些人一定是步 兵旅在拉练——当时我们非常惊慌,特别是我的那头毛驴,吓得乱踢 乱蹬,把我从驴背上掀了下来,摔了个脑震荡。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爱 尔兰政治。
    凤凰公园里有很大的一圈树林,中间有一幢房子。这幢房子里 曾住着一位要人,他是首席大臣还是次官我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记得 从这幢房子里走出来的一位叫伯克先生的人 ,他 曾给过我一只小 鼓。我已经记不起他的长相,但我还记得那只鼓。两年后,当我们回 到英格兰时,听别人说,他已被芬尼亚组织的成员谋杀了,就在这个 以前我们每天都去散步的凤凰公园里。我周围的每个人似乎都为听到的这个消息而感到难过,可我却暗自庆幸自己有多幸运——当我 从驴背上摔下来的时候没有被芬尼亚组织的成员抓走。
    ① 芬尼亚组织 :1858 年前后在美国成立的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团体 ,致 力于推翻英国人对爱尔兰的 统治。
    就是在这座“小屋”里,我开始接受教育的磨炼。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0-06 17:26:34 摘录
    第一章 童年
    我想 ,尽管有很多无聊的功课 ,但是和许多男孩子住在一起还是十分有趣的 ,我们能成为好朋友 ,还能一起经历很多的冒险。也有人告诉我:“学生时代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人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记忆的呢?一个孩子的头脑里从什么时候 起才会隐隐约约有最初的意识呢?我最早的记忆是在爱尔兰度过的时光。我能清楚地回想起在爱尔兰的场景和事件,甚至还能依稀回忆起那里的人。我生于 1874 年 11 月 30 日。1879 年初,我离开了爱尔兰。我的祖父马尔伯勒公爵在 1876 年被迪斯累里首相任命为爱尔兰 总督,而我的父亲就作为总督秘书随行去了爱尔兰。我们住的房子 被叫作“小屋”,离总督府很近,从总督府扔一块石头就能到我家。我 在这里度过了三年左右的童年时光。直到现在,我对当时的一些事 仍记忆犹新。我还记得 1878 年我的祖父为高夫勋爵雕像揭幕的情 景:黑压压的一群人,骑在马背上的红衣骑兵用很多绳子拉开一块盖 在雕像上的褐色绒布。这个老公爵,我那令人敬畏的祖父,大声地朝 着人群讲话。我甚至还能记起他当时说过的一句话:“他用令人畏惧 的齐射粉碎了敌人的战线。”我能理解他是在谈论打仗的事,而“齐 射”的意思就跟那些穿着黑色衣服的步兵在凤凰公园里练习射击时 发出的剧烈枪声一样。因为我常在早晨被带去这个公园散步,听到 过这种枪声。我想,这就是我第一个比较清晰的记忆。
    其他的事件我记得更加清晰。有一次,我们准备去看童话剧,大 家都很兴奋。期待已久的那个下午终于到来了,我们从总督府出发, 乘车去一座城堡。 毫无疑问 ,一 定还有很多其他孩子也都会去那 里。城堡里面有一块很大的空地,地上铺着长条形的石块。天下着 雨,那里经常下雨,就像现在一样。人们从城堡的门里走出来,到处乱哄哄一片。然后我们被告知不能去看童话剧了,因为剧院已被烧毁了……
    人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记忆的呢?一个孩子的头脑里从什么时候 起才会隐隐约约有最初的意识呢?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09-30 22:46:25 摘录
    1717 年,蒂莫西·杰罗姆 从英国漂洋过海来到美国,在距离纽约殖民地锡拉克兹镇不远的庞 培村定居下来。他的儿子塞缪尔和他的四个孙子在独立战争中加入 了华盛顿的军队。杰罗姆家族在庞培村生活了四五代。19 世纪初, 我的外祖父莱纳德·杰罗姆从普林斯顿学院毕业后,因为家业扩大, 就和他的一个弟弟一起迁居到罗切斯特。在那里,兄弟俩娶了霍尔 家族的两姐妹。他们在城里最好的地段隔河盖建了两栋小楼,中间 由一座桥相连。我的外祖父有四个女儿,而他的弟弟有四个儿子。 我的母亲是外祖父的第二个女儿,于 1854 年在罗切斯特出生。当年, 随着美国经济的发展,社会日益繁荣,杰罗姆家族积累了相当的财 富,并于 1856 年搬到了纽约。在纽约,我的外祖父在麦迪逊广场边建 了两栋房子,其中之一便是曼哈顿俱乐部之家。另一栋是他的住所, 以后的日子他就一直住在那里。当年在罗切斯特时,他曾创办过一 份报纸,该报是当时所谓的“无知党”的喉舌,也就是如今的《罗切斯特民主纪事报》的前身。 在纽约,他的事业越做越大,涉足报业和房地产业。到南北战争爆发时,他已经成了一个很富有的人,是个社会名流。尽管他从未过 多地参与政治,但是在整个南北战争中,他一直是联邦军的狂热支持 者。除了做生意,他的兴趣主要在运动和音乐上。他长相高贵,有着 长长的八字须、鹰钩鼻和明亮的眼睛。这一切我都记得。他是一个 驾车老手,每遇重要场合,他总是驾着六匹马拉的马车行驶在纽约的 街道。他有着良好的名声,被誉为“美国赛马场之父”,由老赛马场改 建的杰罗姆公园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创建了赛马俱乐部,并 长期担任副主席。他有一匹著名的赛马,叫“肯塔基”,这匹马从未在 比赛中失败过。他是纽约音乐学院的创始人之一,他推动了歌剧的 发展,结交了詹妮·林德和帕蒂,还培养了卡门这个角色的扮演者米 妮·豪克小姐。
    在普法战争开战前夕,我的外祖母把她的女儿们带到了巴黎。 随着普鲁士军队的步步逼近,她们被迫离开了法国首都,搬到英国暂 住。在那里,她们结识了很多朋友。1873 年夏,詹妮·杰罗姆在考斯 逗留期间遇到了我的父亲伦道夫·丘吉尔勋爵。当时詹妮无论是在 纽约、巴黎还是伦敦的社交界,都被认为是最美丽的女子之一,伦道 夫·丘吉尔勋爵对她一见钟情,几个月后他们结为夫妻。 ——温斯顿·S. 丘吉尔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09-22 15:25:06 摘录
    作者序
    有关我早年生活和冒险经历的故事很多,三十年前我就发表过 一些文章,讲述我曾亲身经历的几次战役的故事,后来又陆续写过一 些对具体事件的回忆。我想,现在是时候把这一切都重新整合起来, 撰写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因此,我不仅搜索了我的记忆,而且还根据 我所掌握的材料仔细核对了事实真相。我想讲述的故事跨越四分之 一个世纪,在这个故事里,我试图把我在各个年龄段相应的观点和看 法展现给读者,不管我当时是一个孩子、一个学生、一个军校学员、一 个中尉、一个战地记者,还是一个年轻的政治家。如果这些观点与现 在已经被普遍接受的观点相冲突的话,那么这些观点也应被看作仅 仅只是代表了我早年生活中的某一个阶段,除非有明确的上下文说 明,则另当别论。
    通览全书,我发现自己描绘的是一个已经逝去的时代。在如此 短的时间里,虽然国内未发生暴力革命,但变化之大还是令人难以置 信。社会性质、政治基础、战争、青年人的世界观与价值观等,都发生 了变化。但我并不认为这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转变。在维多利亚时代,我还是个孩子,当时,英国的社会结构非常稳定,英国在海上 贸易和海洋地位方面都无可匹敌。英国国民对大英帝国的民族自豪 感和保卫祖国的责任意识日益强烈。在那些日子里,大不列颠的中 坚力量对自己及治国理念都充满了自信。他们认为,他们能够向全 世界传授英国的治国方略与经济治理之策。他们确信这一点,因为 英国在海上的势力非常强大,理所当然地,国内局势也很稳定。于 是,他们便定下心来。所不同的是,如今的社会充满了焦虑和疑惑。 读者朋友们,请允许我将这些变化向你们娓娓道来。
    我想,年轻的一代人也许会对阅读一个年轻人的奋斗故事感兴 趣。所以,在这本书里,我会尽可能简明、坦诚地写下我个人的经历。
    在本书的美国版里,我觉得还有必要对我的美国祖先作进一步 的说明。我的母亲是杰罗姆家族的成员……
    My early life ——Winston churchill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