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2030

发布书摘:120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7-02-28

莎士比亚全集

《莎士比亚全集(套装共8卷)》内容主要包括:《莎士比亚全集(第1卷)》、《莎士比亚全集(第2卷)》、《莎士比亚全集(第3卷)》、《莎士比亚全集(第4卷)》、《莎士比亚全 …… [ 展开全部 ]
  • 作者:[英]莎士比亚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 定价:480.00
  • ISBN:9787020075485
已发布6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21-10-19 摘录
    哈姆莱特 扮演国王的那个人将要得到我的欢迎,我要在他的御座之前致献我的敬礼;冒险的骑士可以挥舞他的剑盾;情人的叹息不会没有酬报;躁急易怒的角色可以平安下场;小丑将要使那班善笑的观众捧腹;我们的女主角可以坦白诉说她的心事,不用怕那无韵诗的句子脱去板眼。他们是一班什么戏子?罗森格兰兹 就是您向来所欢喜的那一个班子,在城里专演悲剧的。
    哈姆莱特 他们怎么走起江湖来了呢?固定在一个地方演戏,在名誉和进益上都要好得多哩。
    罗森格兰兹 我想他们不能在一个地方立足,是为了时势的变化。
    哈姆莱特 他们的名誉还是跟我在城里那时候一样吗?他们的观众还是那么多吗?
    罗森格兰兹 不,他们现在已经大非昔比了。
    哈姆莱特 怎么会这样的?他们的演技退步了吗?
    罗森格兰兹 不,他们还是跟从前一样努力;可是,殿下,他们的地位已经被一群羽毛未丰的黄口小儿占夺了去。这些娃娃们的嘶叫博得了台下疯狂的喝彩,他们是目前流行的宠儿,他们的声势压倒了所谓普通的戏班,以至于许多腰佩长剑的上流顾客,都因为惧怕批评家鹅毛管的威力,而不敢到那边去。
    哈姆莱特 什么!是一些童伶吗?谁维持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薪工是怎么计算的?他们一到不能唱歌的年龄,就不再继续他们的本行了吗?要是他们赚不了多少钱,长大起来多半还是要做普通戏子的,那时候难道他们不会抱怨写戏词的人把他们害了,因为原先叫他们挖苦备至的不正是他们自己的未来前途吗?
    罗森格兰兹 真的,两方面闹过不少的纠纷,全国的人都站在旁边恬不为意地呐喊助威,怂恿他们互相争斗。曾经有一个时期,一个脚本非得插进一段编剧家和演员争吵的对话,不然是没有人愿意出钱购买的。
    哈姆莱特 有这等事?
    吉尔登斯吞 是啊,在那场交锋里,许多人都投入了大量心血。
    哈姆莱特 结果是娃娃们打赢了吗?
    罗森格兰兹  正是,殿下;连赫拉克勒斯和他背负的地球都成了他们的战利品。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0-15 摘录
    吉尔登斯吞 叫我们说些什么话呢,殿下?
    哈姆莱特 无论什么话都行,只要不是废话。你们是奉命而来的;瞧你们掩饰不了你们良心上的惭愧,已经从你们的脸色上招认出来了。我知道是我们这位好国王和好王后叫你们来的。
    罗森格兰兹 为了什么目的呢,殿下?
    哈姆莱特 那可要请你们指教我了。可是凭着我们朋友间的道义,凭着我们少年时候亲密的情谊,凭着我们始终不渝的友好的精神,凭着比我口才更好的人所能提出的其他一切更有力量的理由,让我要求你们开诚布公,告诉我究竟你们是不是奉命而来的?
    罗森格兰兹 (向吉尔登斯吞旁白。 )你怎么说?
    哈姆莱特 (旁白)好,那么我看透你们的行动了。——要是你们爱我,别再抵赖了吧。
    吉尔登斯吞 殿下,我们是奉命而来的。
    哈姆莱特 让我代你们说明来意,免得你们泄露了自己的秘密,有负国王、王后的付托。我近来不知为了什么缘故,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什么游乐的事都懒得过问;在这一种抑郁的心境之下,仿佛负载万物的大地,这一座美好的框架,只是一个不毛的荒岬;这个覆盖众生的苍穹,这一顶壮丽的帐幕,这个金黄色的火球点缀着的庄严的屋宇,只是一大堆污浊的瘴气的集合。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可是在我看来,这一个泥土塑成的生命算得了什么?人类不能使我发生兴趣;不,女人也不能使我发生兴趣,虽然从你现在的微笑之中,我可以看到你在这样想。
    罗森格兰兹 殿下,我心里并没有这样的思想。
    哈姆莱特 那么当我说“人类不能使我发生兴趣”的时候,你为什么笑起来?
    罗森格兰兹 我想,殿下,要是人类不能使您发生兴趣,那么那班戏子们恐怕要来自讨一场没趣了;我们在路上赶过了他们,他们是要到这儿来向您献技的。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0-13 摘录
    罗森格兰兹 没有,殿下,我们只知道这世界变得老实起来了。
    哈姆莱特 那么世界末日快要到了,可是你们的消息是假的。让我再仔细问问你们,我的好朋友们,你们在命运手里犯了什么案子,她把你们送到这牢狱里了?
    古尔登斯吞 牢狱,殿下!
    哈姆莱特 丹麦是一所牢狱。
    罗森格兰兹 那么世界也是一所牢狱。
    哈姆莱特 一所很大的牢狱,里面有许多监房、囚室、地牢;丹麦是其中最坏的一间。
    罗森格兰兹 我们倒不这样想,殿下。
    哈姆莱特 啊,那么对于你们它并不是牢狱;因为世上的事情本没有善恶,都是各人的思想把它们分别出来;对于我它是一所牢狱。
    罗森格兰兹 啊,那是因为您的雄心太大,丹麦是个狭小的地方,不够给您发展,所以您把它看成一所牢狱啦。
    哈姆莱特 上帝啊!倘不是因为我总做噩梦,那么即使把我关在一个果壳里,我也会把自己当作一个拥有着无限空间的君王的。
    吉尔登斯吞 那种噩梦便是您的野心;因为野心家本身的存在也不过是一个梦的影子。
    哈姆莱特 一个梦的本身便是一个影子。
    罗森格兰兹 不错,因为野心是那么空虚轻浮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它不过是影子的影子。
    哈姆莱特 那么我们的乞丐是实体,我们的帝王和大言不惭的英雄,却是乞丐的影子了。我们进宫去好不好?因为我实在不能陪着你们谈玄说理。
    罗森格兰兹、吉尔登斯吞 我们愿意侍候殿下。
    哈姆莱特 没有的事,我不愿把你们当作我的仆人一样看待;老实对你们说吧,在我旁边侍候我的人全很不成样子。可是凭着我们多年的交情,老实告诉我,你们到厄耳锡诺有什么贵干?
    罗森格兰兹 我们是来拜访您来的,殿下;没有别的原因。
    哈姆莱特 像我这样一个叫花子,我的感谢也是不值钱的,可是我谢谢你们;我想,亲爱的朋友们,你们专程而来,只换到我的一声不值半文钱的感谢,未免太不值得了。不是有人叫你们来的吗?果然是你们自己的意思吗?真的是自动访问吗?来,不要骗我。来,来,快说。
    因为野心是那么空虚轻浮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它不过是影子的影子。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0-09 摘录
    哈姆莱特 谁同谁的什么事?
    波洛涅斯 我是说您读的书里讲到些什么事,殿下。
    哈姆莱特 一派诽谤,先生;这个专爱把人讥笑的坏蛋在这儿说着,老年人长着灰白的胡须,他们的脸上满是皱纹,他们的眼睛里沾满了眼屎,他们的头脑是空空洞洞的,他们的两腿是摇摇摆摆的;这些话,先生,虽然我十分相信,可是照这样写在书上,总有些有伤厚道;因为就是拿您先生自己来说,要是您能够像一只蟹一样向后倒退,那么您也应该跟我一样年轻了。
    波洛涅斯 (旁白)这些虽然是疯话,却有深意在内。——您要走进里边去吗,殿下?别让风吹着!
    哈姆莱特 走进我的坟墓里去?
    波洛涅斯 那倒真是风吹不着的地方。(旁白)他的回答有时候是多么深刻!疯狂的人往往能够说出理智清明的人所说不出来的话。我要离开他,立刻就去想法让他跟我的女儿见面。——殿下,我要向您告别了。
    哈姆莱特 先生,那是再好没有的事;但愿我也能够向我的生命告别,但愿我也能够向我的生命告别,但愿我也能够向我的生命告别。
    波洛涅斯 再会,殿下。(欲去。 )
    哈姆莱特 这些讨厌的老傻瓜!(罗森格兰兹及吉尔登斯吞重上。 )
    波洛涅斯 你们要找哈姆莱特殿下,那儿就是。
    罗森格兰兹 上帝保佑您,大人! (波洛涅斯下。 )
    吉尔登斯吞 我的尊贵的殿下!
    罗森格兰兹 我的最亲爱的殿下!
    哈姆莱特 我的好朋友们!你好,吉尔登斯吞?啊,罗森格兰兹!好孩子们,你们两人都好?
    罗森格兰兹 不过像一般庸庸碌碌之辈,在这世上虚度时光而已。
    吉尔登斯吞 无荣无辱便是我们的幸福,我们不是命运女神帽子上的纽扣。
    哈姆莱特 也不是她的鞋底吗?
    罗森格兰兹 正是,殿下。
    哈姆莱特 那么你们是在她的腰上,或是在她的怀抱之中吗?
    吉尔登斯吞 说老实话,我们是在她的私处。
    哈姆莱特 在命运身上秘密的那部分吗?啊,对了,她本来是一个娼妓。你们听到什么消息没有?
    无荣无辱便是我们的幸福,我们不是命运女神帽子上的纽扣。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09-24 摘录
    波洛涅斯 要是我说错了话,把这个东西从这个上面拿下来吧。(指自己的头及肩。 )只要有线索可寻,我总会找出事实的真相,即使那真相一直藏在地球的中心。
    国 王 我们怎么可以进一步试验试验?
    波洛涅斯 您知道,有时候他会接连几个钟头在这儿走廊里踱来踱去。
    王 后 他真的常常这样踱来踱去。
    波洛涅斯 乘他踱来踱去的时候,我就让我的女儿去见他,你我可以躲在帷幕后面注视他们相会的情形;要是他不爱她,他的理智不是因为恋爱而丧失,那么不要叫我襄理国家的政务,让我去做个耕田赶牲口的农夫吧。
    国 王 我们要试一试。
    王 后 可是瞧,这可怜的孩子忧忧愁愁地念着一本书来了。
    波洛涅斯 请陛下和娘娘避一避,让我走上去招呼他。(国王、王后及侍从等下。 ) (哈姆莱特读书上。 )
    波洛涅斯 啊,恕我冒昧。您好,哈姆莱特殿下?
    哈姆莱特 呃,上帝怜悯世人!
    波洛涅斯 您认识我吗,殿下?
    哈姆莱特 认识认识,你是一个卖鱼的贩子。
    波洛涅斯 我不是,殿下。
    哈姆莱特 那么,我但愿你是一个和鱼贩子一样的老实人。
    波洛涅斯 老实,殿下!
    哈姆莱特 嗯,先生;在这世上,一万个人中间只不过有一个老实人。
    波洛涅斯 这句话说得很对,殿下。
    哈姆莱特 要是太阳能在一条死狗尸体上孵育蛆虫,因为它是一块可亲吻的臭肉——你有一个女儿吗?
    波洛涅斯 我有,殿下。
    哈姆莱特 不要让她在太阳光底下行走;肚子里有学问是幸福,但不是像你女儿肚子里会有的那种学问。朋友,留心哪。
    波洛涅斯 (旁白)你们瞧,他念念不忘地提我的女儿;可是最初他不认识我,他说我是一个卖鱼的贩子。他的疯病已经很深了,很深了。说句老实话,我在年轻的时候,为了恋爱也曾大发其疯,那样子也跟他差不多哩。让我再去对他说话。——您 在读些什么,殿下?
    哈姆莱特 都是些空话,空话,空话。
    波洛涅斯 讲的是什么事,殿下?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