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2030

发布书摘:120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8-07-28

海底两万里

《青少年经典阅读书系•航海系列:海底两万里》是儒勒·凡尔纳科幻三部曲的第二部,问世于1870年。故事并不复杂,主要讲述诺第留斯号潜艇在海底做环球旅行的故事。所谓“两万里 …… [ 展开全部 ]
  • 作者:
  • 出版社:
  • 定价:14.60元
  • ISBN:9787565605468
已发布11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21-10-19 摘录
    我想核实一下鹦鹉螺号的航向。我又回到大厅。我们取道东北偏北方向,水深五十米,航速惊人。
    我最后看了一眼大自然的奇珍异宝,看一眼堆积在陈列室里的艺术财富,这些无价之宝注定有一天要同收藏者一起葬身海底。我要让这些珍藏留给我刻骨铭心的印象。我就这样流连忘返了一个小时,沐浴在天花板明亮的灯光里,对玻璃橱窗里的珍稀瑰宝一一检阅了一番。然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舱房里,我穿上了结结实实的潜水服。我收拾好我的笔记,把它们贴身捆绑稳妥了。我的心口突突直跳。我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倘若尼摩船长当时在场,我的慌乱,我的紧张,肯定逃脱不了他那敏锐的眼光。
    此时此刻船长在干什么?我把耳朵贴在他房门上细听。我听到一阵脚步声。尼摩船长原来在房间里。他还没有上床。他每次走动,仿佛就会出现在我面前,就会质问我为什么要逃跑!我老觉得不断传来警报声。我做贼心虚,警报声似乎越来越响。我紧张到了极点,甚至想,不如索性闯进船长房间里,当面用手势和目光向他挑战!
    简直是一个疯狂的念头。幸好我克制住自己,躺倒在床上,浑身从心惊肉跳的情绪中逐渐松弛下来。我的神经稍显平静,但大脑却兴奋异常,我来到鹦鹉螺号后的种种经历在脑海中纷纷回闪,自从我离开林肯号以来,幸运与不幸事件接踵而至,至今历历在目:海底打猎,托雷斯海峡,巴布亚野人,触礁事件,珊瑚公墓,苏伊士海底通道,桑托林岛,克里特岛潜海人,维哥湾,沉沦的大西洋岛,大浮冰,南极,冰窖受困,大战章鱼,湾流风暴,复仇号,以及战舰被撞毁与全舰人员同葬海底的可怕场景!……所有这些事件,犹如剧院的舞台背景,一幕又一幕在眼前掠过。于是乎,在这奇观异景之中,尼摩船长愈来愈高大,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个人物形象越来越典型,简直成了不可一世的超人。他已经不再是我的同类,而是水中的人,海里的神。已是九时三十分了。我双手紧紧抱着脑袋,生怕头昏脑涨发生爆裂。我闭上双眼。我不想再想下去……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0-18 摘录
    ——天快亮时,我才迷迷糊糊有点睡意,但似病似困、备受熬煎。我刚醒过来,就看见尼德·兰俯身低声对我说:
    “我们快逃吧!”
    我一骨碌连忙坐了起来。
    “什么时候?”我问。
    “就今天夜里。鹦鹉螺号所有的监控似乎都不灵了。好像船上人心惶惶。您准备好了吗,先生?”“好了。我们在什么地方?”我问。
    “我看见陆地了,今天一大早,我透过浓雾,就在东边二十海里。”
    “那是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管它什么地方,逃过去再说。”
    “行!尼德。好,今晚就逃,就是被大海吞了也干!”
    “海况很糟糕,风很猛,但驾着鹦鹉螺号的小艇划二十海里不在话下。我已经在艇上偷偷放了一些食品和几瓶水,没被船上的人发现。”
    “我跟着您。”
    “还有,”加拿大人补充道,“如果我被发现,我就进行自卫,让他们杀了我好了。”
    “要死也要死在一起,尼德朋友。”
    成败在此一举,我全豁出去了。加拿大人向我告辞走了。我上了平台,惊涛拍击船身,我很难站稳。天空乌云翻滚,风暴来势逼人,不过,既然陆地隐藏在浓雾之中,逃跑便是上策。时不我待,别说一天,就是一个钟头也不能耽误。
    我回到大厅,既怕碰到尼摩船长,又希望与他不期而遇;既想见他一面,又不愿意再看到他。我对他说什么好呢?他的所作所为难免让我产生厌恶情绪,难道见了面我还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行!那就最好不要面对面!最好把他忘得一干二净!反正……
    这一天是多么的漫长,这也许是我在鹦鹉螺号上度过的最后一天!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尼德·兰和贡协议尽量回避同我说话,生怕露出破绽。
    晚六时,我用晚餐,可肚子并不饿。尽管胃口不好,但为了保持体力,只好勉强吃下去。
    六时三十分,尼德·兰进我的房间。他对我说:
    “出发之前,我们不能再见面了。十点,月亮还没有上来,我们趁黑行动。您到小艇去。贡协议和我,我们在那儿等您。”加拿大人说完就出去了,根本不留给我答腔的时间。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0-16 摘录
    ……还有成群结队、横行霸道的海螃蟹,它们披坚执锐,交叉挥舞着左右大螯钳;最后还有海豚的大队人马,它们正与鹦鹉螺号比赛速度。然而,时过境迁,现在已谈不上观察、研究和分类的问题了。
    傍晚时分,我们已跨越大西洋两百法里了。夜幕降临,大海一团漆黑,直到月亮升起才出现亮光。
    我回到我的房间。但我睡不着。可怕的毁灭性场面不断在我脑海里重现。
    打从这天开始,谁能说明白,鹦鹉螺号究竟要把我们带到大西洋大海盆的哪个角落?一路飞奔,速度之快难以估计!一路北上,团团迷雾笼罩!它掠过斯匹次卑尔根岬角和新地岛的陡峭海岸吗?它涉足过鲜为人知的白海、喀拉海、鄂毕湾和利亚霍夫群岛和那些陌生的亚洲海岸吗?我可说不上来。光阴飞逝,我已无法计算日月时辰了。船上的几座挂钟已经停摆。正如在南北极地一样,昼夜交替不再按常规程序进行。我感到自己被拖进奇异的领域,爱伦·坡曾在这个王国里自由驰骋他的想象力。每时每刻,我就像虚构的戈登·皮姆那样,总想看到“那个蒙面人,他的身躯比陆地上的任何居民都高大得多,他奋身横跨极圈屏障的大瀑布!”
    我估计——但也可能搞错——我估计鹦鹉螺号这次冒险历程持续了十五至二十天,如果没有发生那场大灾难,这次旅行肯定不会结束,可我真不知道将延迟多少时间。现在不光是尼摩船长不肯露面的问题。连大副也深藏不出。船员们也不知哪里去了,连一个照面都不打。鹦鹉螺号几乎一直坚持在水下潜航。如果需要换气浮出水面,盖板总是自动打开后自动关闭。海图也不再继续标记方位了。我不知道我们究竟身处什么地方。
    我还要说说加拿大人,他的勇气和耐心都已熬到尽头,再也不露面了。贡协议从他嘴里掏不出一句话来,生怕他懊丧过度,思乡病恶性发作,弄不好会自寻短见。因此,贡协议一直忠诚地守候在伙伴身边,一刻也不曾怠慢。
    我们都明白,条件已无可挽回,我们的处境危如累卵,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一天早上——究竟是哪天,我也说不好——
    ……
    船上的几座挂钟已经停摆。正如在南北极地一样,昼夜交替不再按常规程序进行。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0-15 摘录
    ……突然,一声巨响,爆炸发生了。高压空气把战舰的甲板掀掉了,仿佛是燃料油库起火似的。海水猛烈动荡,鹦鹉螺号也颠得偏离了方向。
    于是,倒霉的战舰加速往下沉。先看到的是桅楼,上面挤满了受害者;而后是横杆,爬上去的人太多,横杆被压弯了;最后看到的是主桅杆的尖顶。后来,阴森森的庞然大物消失了,随葬的是全体舰员,他们的尸体被滚滚漩涡卷进了无底深渊……
    我转身看着尼摩船长。这位可怕的伸张正义者,名副其实的复仇天使,一直目不转睛地观看着。当这一切都结束后,尼摩船长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他打开门,进入房间。他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
    在他房间里头的窗板上,在他崇拜的英雄肖像下方,我还看到一张肖像,上面画着一位依然年轻的妇女和两个孩子。尼摩船长对他们看了好一阵子,然后向他们伸出双臂,同时双膝跪地,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第二十二章 尼摩船长的最后几句话
    观景窗的盖板关上了,窗外的恐怖景象随之消失,但大厅的灯光并没有打开。鹦鹉螺号船内一片漆黑,无声无息。在水下一百英尺深度,它飞快地驶离这块令人痛心疾首的地方。它要去哪里?往北还是往南?可怕的报复过后,此人要往哪里逃?
    我回到我的房间,尼德·兰和贡协议在里面相对无言。我感到,尼摩船长实在可怕之极。即使他受尽了人为的苦难,他也无权进行如此残暴的报复。即使他没有让我当他报复行动的同谋,但至少迫使我做了他复仇行动的见证人!这已经太过分了!
    十一时整,电灯亮了。我来到大厅。厅里没有别人。我查看一遍各种仪表。鹦鹉螺号以二十五海里的时速朝北逃窜,时而浮出水面,时而潜入水下三十英尺。
    我在地图上找到了位置,我们正从英吉利海峡口通过,全速朝北极海突飞猛进。
    有些鱼来去匆匆,我只能抓住浮光掠影,如经常光顾这带海域的长鼻角鲨、双髻角鲨、猫鲨、大海鹰石首鱼等;还有云集的海马,其形状与国际象棋里的马颇为相似;还有好动的鳗鲡,就像烟花火舌那样迤逦漫游……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0-14 摘录
    ……我听到上面的盖板砰的一声猛然关闭了。
    加拿大人冲向台阶,但被我拦住了。只听到一阵熟悉的汩汩声,船上的储水罐正在注水。果然不错,顿时,鹦鹉螺号往水下沉了几米。
    我明白鹦鹉螺号要干什么。我们太晚了,来不及行动了。原来鹦鹉螺号不准备直接攻击坚不可摧的双层甲板部位,而是突破它吃水线下装甲保护不到的薄弱外壳。
    我们被重新囚禁起来,被迫沦为惨案的见证人,这个惨案正在加紧准备当中。何况,我们几乎没有时间进行思考。我们躲在我的房间里,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彼此哑口无言。我六神无主,心慌意乱,思想活动断了线,完全处于坐以待毙的痛苦不堪的精神状态中,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就要响起。我等着,听着,似乎只有耳朵还让我活着。
    此时,鹦鹉螺号的航速明显加快。它发起冲击就是这样子。整个船体颤动不已。突然,我大喊一声。撞击发生了,但比较轻。我感觉到了钢冲角的穿插力量。我听到划破和刮擦钢板的破裂声。但鹦鹉螺号推动力强大,其冲角正在对战舰开膛剖肚,犹如尖杆划破紧张的布帆一样势如破竹!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疯疯癫癫冲出房间,直奔大厅。
    尼摩船长正在大厅里。只见他默不作声,神情阴郁,怀着切骨仇恨看着左边窗口外的动静。
    只见一大团家伙沉下海底,为了全程跟踪那家伙垂死挣扎的惨状,鹦鹉螺号也与它同步沉入深渊。离我十米远处,我看见战舰船壳已经开裂,海水汹涌灌注舱内,发出雷鸣般的响声,我还看到了两排炮位和舷墙。甲板上到处是惊惶失措的黑影。
    海水不断往上淹去。甲板上不幸的人们争先恐后冲向桅杆,争抓支索,拼命在水中挣扎。这简直是突然被海浪冲走的人间蚂蚁窝,乱作一团!
    我也在看,急得我浑身瘫痪,活像一具僵尸,头发都竖了起来,眼睛瞪得鼓鼓的,上气不接下气,怎么也喘不过来,怎么也说不出话来!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把我死死贴在玻璃窗上,动弹不得!
    大型战舰就这样慢慢往下沉去。鹦鹉螺号紧随其后,跟踪监视它的一举一动…
    加拿大人冲向台阶,但被我拦住了。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