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4840

发布书摘:466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8-06-15

尤利西斯(上下)

小说的主人公布卢姆是都柏林一家报纸的广告推销员,作者用许多逼真的细节描写这个彷徨苦闷的小市民和他的寻欢作乐的妻子莫莉以及寻找精神上的父亲的青年学生斯蒂芬这三个人一昼夜中 …… [ 展开全部 ]
  • 作者:[爱尔兰] 詹姆斯·乔伊斯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
  • 定价:50.00元
  • ISBN:9787503921988
已发布16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21-12-04 摘录
    总之,听音乐总是愉快的。除了女孩子们的音阶练习而外。隔壁人家,两个女学生一道。应该为她们发明一种不出声的钢琴。米莉不会欣赏音乐。奇怪的是我们两个人都……我的意思是。我为她买过《花赞》 。这个谱名 。有个姑娘慢慢地弹奏它,当我晚上回家来的时候,那个姑娘。塞西莉亚街附近那几座马厩的门。
    秃头耳背的帕特送来十分扁平的吸墨纸本和墨水。帕特将十分扁平的吸墨纸本和墨水钢笔一道撂下。帕特拿起盘子刀叉。帕特走了。
    ——那是唯一的语言,迪达勒斯先生对本说。他小时候在林加贝拉,克罗斯黑文,林加贝拉听到过人们唱船歌。王后镇港口挤满了意大利船。喏,本,他们在月光下,头戴地震帽 走来走去。歌声汇在一起。天哪,那可是了不起的音乐。本,我小时听过。穿越林加贝拉港的月夜之歌 。
    他撂开乏味的烟斗,一只手遮拢在唇边,咕呜呜地发出月光之夜的呼唤,近听清晰,远方有回声。
    布卢姆用另一只眼睛 ,将卷成指挥棒形的《自由人报》浏览到下端,想查明那是在哪儿见到的。卡伦、科尔曼、迪格纳穆·帕特里克。嗨嗬!嗨嗬!福西特。哎呀!我要找的就是这个。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3 摘录
    ……你在自己家里不幸福吗?它啪的一声绷回去了。车子辚辚地驶进多尔塞特街。
    杜丝小姐抽回她那裹在缎袖里的胳膊,半嗔半喜。
    ——别这么没深没浅的,她说。咱们不过是刚刚相识。
    乔治·利德维尔告诉她,这是千真万确的,然而她不相信。
    第一位绅士告诉米娜,确实是这样的。她问他,真是这样的吗?第二个握着大酒杯的人告诉她是这样的。那么就是这样的。
    杜丝小姐,莉迪亚小姐,不曾相信。肯尼迪小姐,米娜,不曾相信。乔治·利德维尔,不,杜小姐不曾。第一个,第一个握着大酒杯的绅士;相信,不,不;不曾,肯尼迪小姐,莉迪莉迪亚维尔,大酒杯。
    还不如在这里写呢。邮政局里的鹅毛笔不是给嚼瘪了,就是弄弯了。
    秃头帕特在示意下凑了过来。要钢笔和墨水。他去了。要吸墨纸本。他去了。吸墨水用的本子。他听见了,耳背的帕特。
    ——对,布卢姆先生边摆弄那卷曲的肠线边说。没错儿。写上几行就行啦。我的礼物。意大利的华丽音乐都是这样的。这是谁写的呀?要是知道那名字,就能理解得更透彻一些。(若无其事地掏出信纸信封)那富于特征。
    ——那是整出歌剧中最壮丽的乐章,古尔丁说。
    ——确实是这样,布卢姆说。
    都是数目 !想想看,所有的音乐都是如此。二乘二除二分之一等于两个一。这些是和弦,产生振动。一加二加六等于七。你可以随心所欲地用这些数字变换花样。总能发现这个等于那个。墓地墙下的匀称。他没注意到我的丧服。没有心肝!只关心自己的胃。冥想数学。而你还认为自己在倾听天体音乐哪。然而,倘若你这么说:玛莎,七乘九减X等于三万五千。这就平淡无奇了。那全凭的是音。
    比方说,现在他正弹着。是即兴弹奏。听到歌词之前,你还以为正是你自己心爱的曲子呢。你很想留神聆听。用心听。开头蛮好。接着就有些走调了。觉得有点儿茫然了。钻进麻袋又钻出来,跨过一只只的桶,跨越铁蒺藜,进行一场障碍竞走。时间会谱成曲调。问题在于你的心境如何。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2 摘录
    里奇边赞赏边畅谈那个人的非凡的嗓子。他记得多年以前的一个夜晚。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夜晚。那一次,西在内德·兰伯特家演唱《地位名声》 。天哪,他平生从没听到过那样的旋律。从来没听到过把“宁可分手,负心人”那句唱得那么美妙。天哪,唱“爱情既已不复存”时,歌喉是那样婉转清越。问问兰伯特,他也会这么说。古尔丁那张苍白的脸兴奋得泛红了。他告诉布卢姆先生说,那个夜晚西·迪达勒斯在内德·兰伯特家演唱《地位名声》。
    内兄。亲戚。我们擦身而过,彼此从不过话 。我想,他们之间有着不和的前兆 。他以轻蔑态度对待他。然而,他对他却越发仰慕。西演唱的那个夜晚。他用喉咙唱出的歌声宛如由两根纤细的丝弦奏出来的,比其他任何人都出色。
    那是哀叹的声音。现在平稳一些了。只有在静寂中,你才能感受自己所听到的。震颤。而今是沉默之曲。
    布卢姆把十指交叉的双手松开来,用皮肤松弛的指头拨响那细细的肠线 。他将线拽长并拨响,发出嗡嗡声,然后又嘭的一声。这当儿,古尔丁谈起巴勒克拉夫 的发声法。汤姆·克南按照回顾性的编排 ,有条不紊地向洗耳恭听着的考利神父谈着往事。神父正即兴弹奏着,边弹边点头。这当儿,身材魁梧的本·多拉德点上烟,和正抽着烟的西蒙·迪达勒斯聊了起来。他抽烟时,西蒙点着头。
    失去了的你。这是所有的歌的主题。布卢姆把松紧带拽得更长了。好像挺残酷的。让人们相互钟情,诱使他们越陷越深。然后再把他们拆散。死亡啦。爆炸啦。猛击头部啦。于是,就堕入地狱里去。人的生命。迪格纳穆。唔,老鼠尾巴在扭动着哪!我给了五先令。天堂里的尸体 。秧鸡般地咯咯叫着。肚子像是被灌了毒药的狗崽子。走掉了。他们唱歌。被遗忘了。我也如此。迟早有一天,她也。撇下她。腻烦了。她就该痛苦啦。抽抽噎噎地哭泣。那双西班牙式的大眼睛直勾勾地望空干瞪着。她那波一浪一状、沉一甸一甸的头发不曾梳理 。
    然而幸福过了头也令人腻烦。他一个劲儿地拽那根松紧带。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1-28 摘录
    ……燃烧,头戴王冠,高高地在象征性的光辉中,高高地在上苍的怀抱里,高高地在浩瀚、至高无上的光芒普照中,全都飞翔着,全都环绕着万有而旋转,绵绵无绝期,无绝期,无绝期……
    ——回到我这里 !
    西奥波德!
    耗尽了。
    哦,唱得好。大家鼓掌。她应该来的。到我这儿,到他那儿,到她那儿,还有你,我,我们。
    ——妙哇!啪啪啪。真了不起,好得很,西蒙。噼啪噼啪。再来一个!噼噼啪啪。很是嘹亮。妙哇,西蒙!噼里啪啦。再来一个!再来鼓掌。本·多拉德、莉迪亚·杜丝、乔治·利德维尔、帕特、米娜 ,面前摆着两只大酒杯的绅士、考利、拥着大酒杯的第一位绅士还有褐发女侍杜丝小姐和金发女侍米娜小姐,个个不住地说啊,叫唤啊,拍手啊。布莱泽斯·博伊兰那双款式新颖的棕黄色皮鞋橐橐地走在酒吧间地板上,这在前边已说过了。正如适才所说的,轻快双轮马车辚辚地从约翰·格雷爵士、霍雷肖·纳尔逊和可敬的西奥博尔德·马修神父的雕像前驰过。马儿颠颠小跑着,热腾腾的,坐在那儿也热腾腾的。那口钟。敲响。那口钟。敲响 。母马略减速度,沿着拉特兰广场圆堂旁的小丘徐徐前进。母马一颠一摇地向前踱着。对情绪亢奋的博伊兰,急不可待的博伊兰来说,真是太慢了。
    考利的伴奏结束了,缭绕的余音消失在充满感兴的空气中。
    里奇·古尔丁呢,就饮着他那鲍尔威士忌,利奥波德·布卢姆呷着他的苹果酒,利德维尔则啜着他那吉尼斯啤酒。第二位绅士说,倘若她不介意的话,他们很想再喝上两大杯。肯尼迪小姐那珊瑚般的嘴唇对第一位和第二位绅士冷冰冰地露出装腔作势的笑容,说她并不介意。
    ——把你在牢里关上七天,本·多拉德说。光靠面包和水来过活。西蒙,那样你就会唱得像花园里的一只画眉。
    莱昂内尔·西蒙,歌手,笑了。鲍勃·考利神父弹琴。米娜·肯尼迪伺候着。第二位绅士会的钞。汤姆·克南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莉迪亚既赞赏又博得赞赏。布卢姆唱的却是一支沉默之歌。
    赞赏着。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1-26 摘录
    ……也对那边张着嘴竖起耳朵、边等着伺候顾客的帕特歌唱。他是怎样初次瞥见那绰约的身姿,悲哀是怎样似乎消失的,她的眼神、丰韵和谈吐如何使古尔德 和利德维尔着迷,如何赢得了帕特·布卢姆的心。
    不过,我要是能瞧见他 的脸就好了。意思就更清楚了。这下子我明白,当我在德雷格理发店对着镜中理发师的脸说话时,他何以总要望着我的脸了。尽管离得有点儿远,在这儿还是比在酒吧间听得真切一些。
    ——遇见你那温雅明眸……
    我在特列纽亚的马特·狄龙 家初次见到她的那个夜晚。她身穿黑网眼的嫩黄色衣衫。音乐椅。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命运。我追在她后面。命运。慢慢腾腾地兜圈子。快点转吧。我们两个人。大家都看着哪。停!她坐了下来。被淘汰的面面相觑。个个咧着嘴笑着。嫩黄色的膝盖。
    ——我的眼睛被迷惑……
    歌唱着。她唱的是《等候》 。我替她翻乐谱。音域广阔,香气袭人。你的丁香树,什么牌的香水。我看见了胸脯,两边那么丰腴,喉咙颤抖着。当我初见,她向我道谢。她为什么……我呢?缘分。西班牙风韵的眼睛。此时此刻,在古老的马德里 ,多洛勒斯 ——她,多洛勒斯,在中院儿梨树下的阴影下。望着我。引诱着。啊,诱惑着。
    ——玛尔塔!啊,玛尔塔!
    莱昂内尔摆脱了心头的一切郁闷,以愈益深邃而愈益高昂的和谐音调,饱含着强有力的激情,唱起悲歌,呼唤着恋人归来。莱昂内尔那孤独的呼唤,她是应该能理解的;玛尔塔是应该察觉到的。因为他所等待的只有她一人。在哪儿?这儿,那儿;试试那儿,这儿;哪儿都试试看。在哪儿。在某处。
    ——回来吧,迷失的你!
    回来吧,我亲爱的你!
    孤零零的,唯一的爱。唯一的希望。我唯一的慰藉。玛尔塔,胸腔共鸣 ,回来吧!
    ——回来吧!
    声音飞翔着,一只鸟儿,不停地飞翔,迅疾、清越的叫声。蹁跹吧,银色的球体;它安详地跳跃,迅疾地,持续地来到了。气不要拖得太长,他的底气足,能长寿。高高地翱翔,在高处闪耀……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