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4840

发布书摘:466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7-10-07

博尔赫斯全集

此为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作品最大规模的中文移译,系根据阿根廷埃梅塞出版社1996年出版的四卷本博尔赫斯全集译出。全书收入博尔赫斯的三十个集子,分小说一卷、诗歌和散文 …… [ 展开全部 ]
  • 作者:豪·路·博尔赫斯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 定价:198.00元
  • ISBN:9787533923730
已发布24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21-12-06 摘录
    另一个幻觉是诺森布里亚一个名叫德里克塞姆的人看到的。他病了几天,一天傍晚断了气,第二天清早突然又醒了过来。他的妻子正守在旁边,德里克塞姆告诉妻子,他确实是死而复生的,今后他要过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他祈祷后,把财产分成三份,一份给了妻子,第二份给了子女,第三份散发给穷苦人。他向亲友们告别之后,隐居在一座修道院里,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证明他死去那晚看到的值得向往的或者令人害怕的情况,他经常对人说:“带领我去的人脸上发光,衣服闪亮。我们默默走着,我觉得是朝东北方向。我们到了一个又深又宽、一眼望不到边的山谷,左面是火,右面是旋舞的冰雹和雪花。暴风雪把许许多多受罚的灵魂吹得东倒西歪,身上着了火而又扑灭不了的可怜虫给投进冰冷的风雪里,没完没了地来回折腾。我想那些酷烈的地方大概就是地狱,但是向导天使对我说:‘你还没有到地狱。’我们继续向前走去,四周越来越黑,除了向导天使的光亮外,我什么都看不到。无数黑色的火球从一个深渊升腾上来又落下去。我的向导不见了,我一个人留在充满灵魂的上下翻滚的火球中间。深渊里冒出一股臭气。我吓呆了,动弹不得,过了一段似乎没有尽头的漫长时间后,我听到背后传来悲伤的哭泣和刺耳的哄笑,好像一群暴民在戏弄被俘的敌人。兴高采烈而穷凶极恶的魔鬼把五个人的灵魂拖到黑暗的中心,一个像修士似的剃光了头顶,另一个是妇女。他们坠入深渊不见了;人的哀号和鬼的哄笑混成一片,在我耳边回响了好久。火焰深处冒出来的黑色鬼魂把我团团围住,虽然不敢碰我,但他们的眼神和身上的火焰着实让我胆战心惊。我在敌人和黑暗的围困下不知如何是好。我望到一颗星来近,逐渐变大。魔鬼四散奔逃,我这才看清那颗星是向导我的天使。他朝右拐弯,我们向南走去。我们从暗地到了明处,再从明处到了光线下,我发现一堵高不见顶、长不见两头的大墙。墙上没有门,也没有窗,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来到墙脚下。突然间,不知怎么搞的,我们已到了墙头……
    我看到一片开阔的草地,繁花似锦,芳香驱散了地狱的臭气。草地上有许多穿白衣服的人;向导带我穿过人群,我心想,那大概就是久负盛名的天国了,可是向导对我说:‘你还没有到天国。’远处有一个光彩夺目的地方,亮光中传出人的歌声和比先前更浓郁的芳香。我认为我们要进入那个美妙的地点时,向导止住了我,让我循原路返回。他后来告诉我,那个冰雪和火焰的山谷是炼狱;深渊是地狱口;草地是正直的人等待最后审判的场所,乐声悠扬和光线明亮的地方是天国。他接着吩咐我说:‘你现在回你自己的躯壳,重新在人们中间生活,我告诉你,如果你活得堂堂正正,你会在草地上有一席之地,然后可以进天国,刚才我让你独自待了一会儿是为了问一下你今后的去向。’我虽然不很愿意再回这副躯壳,但我不敢多言语,便在世间活了过来。” 我刚才转述的故事里有一些使人想起——应该说预先展示——但丁作品其他章节的东西。修士不会遭到不是他点燃的火焰灼伤;同样地,贝雅特里齐也不会遭到地狱之火的侵害。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5 摘录


    我们可以举个例子。比德说,爱尔兰苦行僧福尔西让不少撒克逊人皈依了基督教。他有一次生病,灵魂被天使挟持,上了天国。升腾时,看到四堆相距不远的火映红了漆黑的天空。天使们解释说,那些火将焚毁世界,它们的名称分别是不和、不公、虚妄和贪婪。火堆越烧越大,汇成一片,向他逼近;福尔西害怕了,但是天使们说:“不由你燃起的火是不会烧灼你的。”果然,天使们拨开火焰,福尔西到了天国,看到了各种奇异的事物。返回地面的途中,火焰又一次向他逼来,魔鬼抓起火里一个被打入地狱的人的炽热的灵魂向他掷来,灼伤了他的右肩和下巴。一位天使对他说:“你点燃的火现在灼伤了你。你在世时曾接受一个罪人的衣服;惩罚如今落到了你身上。”福尔西在幻觉中受伤留下的疤痕至死没有消退。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4 摘录
    但丁和有幻觉的盎格鲁-撒克逊人
    但丁在《天国篇》第十歌里说,当他登上太阳圈时,看到那颗行星——根据但丁的布局,太阳是颗行星——的圆面上有十二位神组成的炽烈的光环,比衬托他们的光焰更璀璨夺目。第一位是圣托马斯·阿奎那,他报了其他各位的姓名;第七位是比德。评论家解释说,那就是可敬者比德,英格兰贾罗修道院的执事,《英格兰人教会史》的作者。
    尽管书名标以“教会”,编写于八世纪的那第一部英格兰历史超越了宗教范围。它是一位精心研究和有学问的人的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作品。比德精通拉丁文,懂得希腊文,笔下往往自发地引用维吉尔的诗句。他兴趣广泛:宇宙史、《圣经》诠释、音乐、修辞手段、正字法、记数法、自然科学、神学、拉丁诗歌和本地诗歌无不涉猎。 然而,有一点他故意保持沉默。记载传教士们顽强地把基督教义强加于英格兰的日耳曼王国的历史时,比德为撒克逊人的非基督教文化所做的事,原可以和五百来年后斯诺里·斯图鲁松为斯堪的纳维亚的非基督教文化所做的事相同。在不背弃作品的虔诚宗旨的原则下,他原可以介绍或者概述他先辈们的神话传说。但他没有那么做。道理很明显:日耳曼人的宗教或神话传说行之不远。比德希望把它忘掉;也希望他的英格兰把它忘掉。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是否有一个黎明在等待亨吉斯特所崇拜的神道,也不知道太阳和月亮被狼吞食的可怕的那天,是否有一条用死人指甲建成的船从冰封的地域驶出。我们永远不会知道那些被遗忘的神道是否组成一个万神殿,或者如吉本猜想的那样,只是野蛮人模糊的迷信。除了皇族家谱上cujus pater Voden(始祖沃登,子孙永记)那行惯用的文字和记叙那位替耶稣建了一个大祭坛、替魔鬼建了一个小祭坛的谨小慎微的国王之外,比德没有留下任何可以满足后代日耳曼语言文化学者的好奇心的记载。相反的是,他偏离了正统编年学的做法,记载了预先展示但丁作品的超尘世的幻象。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2 摘录
    第四种猜测不很具体。为了便于理解,首先要进行一些探讨。我们不妨考虑两个命题:其一,凶手应判处死刑;其二,罗季昂·拉斯柯尔尼科夫应判处死刑。毫无疑问,两个命题并非同义。不可思议的是,原因不在于凶手是具体的人,而拉斯柯尔尼科夫是抽象的或者幻想中的,情况恰恰相反。凶手的概念仅仅是一种概括;对于看过《罪与罚》这部小说的人来说,拉斯柯尔尼科夫是个真正的人。严格说来,现实生活中没有凶手;只有笨拙的语言把他们归纳为那个不明确的群体中的个人。(其实那就是洛色林和奥康姆的唯名论学说。)换句话说,看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拉斯柯尔尼科夫,并且知道他的“罪行”不是无约束的,因为一张不可避免的情况的网预先决定了罪行,强加在他身上。杀人的人不是凶手,偷盗的人不是贼,撒谎的人不是骗子;被判罪的人知道这一点(更确切地说,感到这一点);总之,公正的惩罚是没有的。应该判处死刑的是法律臆造的“凶手”,而不是那个由他过去的历史以及——哦,拉普拉斯侯爵 !——或许由宇宙史决定的杀了人的倒霉鬼。斯塔尔夫人用一句名言概括了这些论据: 。
    但丁以微妙的怜悯心情谈到弗朗切斯卡那令人们都觉得不可避免的罪孽。作为诗人的但丁肯定有此同感,尽管作为神学家的但丁在《炼狱篇》(第十六歌第七十行)里推断说,如果我们的行为受星象的影响,那么意志就形同虚设,褒善惩恶也就不公正了。
    但丁理解而不宽恕;这就是无法解决的矛盾。我认为他的解决方法超越了逻辑范畴。他感到(不是理解)人们的行为有必然性,人们行为招致的永恒性,无论是福是祸,也是必然的。斯宾诺莎派和斯多葛派也宣扬道德法则。更不必提加尔文了,他的“上帝的裁决是绝对的”,哪些人下地狱,哪些人登天国是命中注定的。我在萨尔的论《古兰经》的序言里看到,有一个伊斯兰教派也赞成那个意见。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1 摘录
    第二种猜测,按照荣格的学说 ,把文学创作同梦的虚构等同起来。但丁如今成了我们的梦,他梦见了弗朗切斯卡所受的惩罚和痛苦。叔本华指出,我们的所闻所见可能在梦中使我们感到惊异,虽然说到头它的根子仍在我们身上;同样地,但丁怜悯他自己在梦中看到或者虚构的事物。还可以说,弗朗切斯卡只是诗人的反映,作为地狱游客的但丁本人也是如此。然而,我觉得这个猜测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认为书梦同根是一回事,在书中容忍梦中的不连贯性和不负责任又是一回事。
    第三种猜测和第一种一样,也是技术性的。但丁在写作《神曲》的过程中不得不预测上帝的不可探知的决定。除了自己可能犯错误的智力以外,没有其他启示,他便果断地对最后审判的某些意见进行猜测。即使作为文学虚构,他判决了教皇切莱斯廷五世,拯救了维护永恒回归的星占学说的布拉班特的西格尔。
    为了掩饰那一行动,他在地狱里把公正界定给上帝,把理解和怜悯留给自己。他丧失了弗朗切斯卡,为之哀悼。克罗齐说:“作为神学家、信徒和讲伦理道德的人,但丁谴责了罪人,但从情感上来说,他既不谴责,也不宽恕。” (《但丁的诗歌》,第七十八页)
    可以看到,第四种猜测并没有破解问题。它只是有力地提出了问题。其余的猜测是合乎逻辑的;这个虽不合逻辑,但我认为绝对是符合事实的。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