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4840

发布书摘:466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7-03-06

远行

★★★★★启发了《在路上》的经典杰作 精彩程度超过《瓦尔登湖》 ★★★★★ 美国精神之父 爱默生亲自导读 梭罗经典作品纪念版首个中文版 ★ …… [ 展开全部 ]
  • 作者:[美]大卫·梭罗, [美]爱默生
  •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
  • 定价:28.00元
  • ISBN:9787511222787
已发布12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21-12-06 摘录
    ……只有东南侧与一片夹杂着几株橡树幼苗的松林毗邻,除此之外,方圆30竿内都没有林木。站在丛林的边缘向林中望去,所有的林木都长得一样高,林中没有任何灌木,裸露的地面像铺了一层红地毯,似乎看不到一株阔叶树,不管是树苗还是老树。 然而,如果你沿着地面仔细搜寻的话就会有所发现。在纤细的蕨类和小小的蓝莓丛中间,平均每5英尺就会有一株橡树幼苗,高度从3到12英寸不等。我还在一株松树下发现了一颗绿橡实。我承认,当发现自己的理论得到完美的证实时,我感到十分讶异。红松鼠是这种种植方式的主要操作员,就在我观察它们如何种树的时候,它们也在好奇地审视我。这时,奶牛走进林子纳凉,将一些橡树幼苗啃掉。
    等到七八年之后,阔叶树就会意识到,只要松树不倒,这里就不适合它们生长。我看见过一株病恹恹的红枫,这株红枫已经有25英尺高,应该刚倒下不久,枝干上还长着绿叶。除了它之外,林子里再看不到一株枫树。
    尽管只要松树不倒,橡树就活不下去,但是头几年里,它们在松树的庇护下反而比别处长势更好。
    英国人通过大量而全面的实验,发现松树可以充作橡树的看护林,于是利用这一原理,研究出培育橡树的方法。其实, 大自然和松鼠早就知道了这个原理,而且加以了利用。英国人似乎较早地发现了其他树木作为看护林对橡树苗的重要性,该成果基于亚历山大・米尔恩主持的实验。下面我将引用苏格兰植物学家劳登的“橡树栽培与防护的基本原理”和“政府官员在国家林木培植中所采取的办法摘要”来阐述这一问题: 最开始的时候,有的橡树为自然播种,有的和欧洲赤松混杂在一起。“不过,凡是种植在松树中间,被松树包围的橡树,(尽管土壤相对贫瘠)长势都是最好的。”米尔恩先生说,“开始几年,我们计划把赤松林(这种树跟我们的油松十分相似)作为橡树林的围场,大量进行栽培。松树长到五六英尺高的时候,把树龄为四到五年的健壮橡树植入松林。先不要急着砍伐松树……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5 摘录
    若是松林被白橡树林包围,砍掉松林后,取而代之的就是白橡树;若是松林被矮橡树林包围,那林地上则会长出茂密的矮橡树。
    我不再一一赘述,一句话,林风将松树的种子送进阔叶林,松鼠将橡树和胡桃的种子带进松树林,由此形成了往复循环的林木轮作。
    多年前我就非常自信地做出了这个论断,而且,在茂密的松树林里观察到的情景让我更加肯定自己的观点。人们早就知道松鼠会把坚果埋在地下,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过有谁把这一现象与林木的演替联系在一起。1857年9月24日,我在阿萨贝特河上划着小舟顺流而下,在市郊看到一只红松鼠。它嘴巴塞得满满的,沿着水草丰美的河岸奔来。在距离我只有几竿远的一株铁杉树下,这只红松鼠停住了脚步,用前爪匆匆挖了个洞,把战利品丢进洞里,然后填上土,顺着树干爬上了树。我上了岸,想过去看看它的宝藏,结果那只松鼠又从树上溜了下来,显然在担心它的财宝。它又整理了两三下,把洞掩埋得更隐蔽,才放心地离去。 我把洞挖开,发现红色的土壤和腐烂的铁杉叶下埋着两颗绿色的山核桃。山核桃裹在厚实的果壳里,离地面一英寸半,恰好是播种的最佳深度。简单地说,那只松鼠刚才同时完成了两个目标:给自己存储过冬的粮食;为众生种下一株山核桃树。如果松鼠意外丧命,或者忘记了自己的宝藏,来年这里就会冒出一株山核桃树。而离此处最近的山核桃树也在20竿开外。14 天后,我再来查看的时候,这些坚果还在。但是到了六个星期后的11月21日,坚果已经不见了。
    后来,我更加认真地查看了几片密林,据说林子里的树种非常单一,只长着松树。当天,我走进市东郊一片茂密的白松林,林子不大,面积只有15平方竿,但是里面的树木长势喜人,高大葱郁,直径从10到20英寸不等,这在康科德算是参天大树了。而且在我所知道的松林当中,这里的树种算是最单一的了。我之所以选择这片丛林进行考察,是因为我认为这片林子里最不可能出现别的树种。这片松林位于牧场中央……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4 摘录
    ……不过,如前所述, 我并不认为一片林地上的松树被砍完后,橡树等阔叶树就会马上取而代之。我只是认为,如果林地附近刚好生长着橡树林或坚果林,而橡子和坚果不断被带进松树林,松树被砍完后,橡树和坚果树就会冒出来;如果方圆十英里内没有橡树,人类也没有把橡子带进来,即便砍掉松树林,也不会长出橡树来。
    显然,这里之前只有松树。松树砍完后,过上一两年,你会看到橡树等阔叶树冒了出来,但是几乎看不到松树。人们常常对此感到奇怪:种子长年埋在地下怎么都不腐烂呢?其实种子并非是长年埋在地下的,而是由各种四足动物和鸟类年复一年种下的。
    在这附近的林地上,橡树和松树的分布密度相差无几。如果你仔细观察最茂密的松树林就会发现,即便是品种最单一的油松林里也生长着许多橡树、桦树等阔叶树的小树苗。松鼠之类的动物将种子带进丛林,种子生根发芽后,冒出小树苗,但是遮天蔽日的松树抑制并阻碍了树苗的生长,所以它们长不大。越是生长茂盛的常绿树,下面越有可能掩埋着阔叶树的种子,因为动物们喜欢带着它们的食物到浓密的树荫下栖身。它们还会把种子带进桦树林或其他树林,而且每年都在进行这样的种植工作,种下的幼苗年复一年地死去,直到有一天松树被砍伐殆尽,这些树苗才算有了出头之日。于是,在生长条件适宜的情况下,橡树迅速长成参天大树。
    尽管松树林被砍倒后,林地里若是埋着健康的树种,也会长出大量的松树,但是松树林遮天蔽日的浓荫不仅对橡树苗的生长不利,对它自己幼苗的生长更不利。 不过,当你砍倒一片阔叶林,夹杂在林子里的小松树也会趁机长成参天大树,而原有的树种的幼苗相当稀少,因为松鼠已经将坚果全部搬进了松林,而且搬运得相当彻底,绝不会任其留在宽敞的阔叶林里。此外,如果这片林地上常年生长着阔叶树,它们的幼苗就会纤弱且长不大,更不必说对这种林木而言,土壤早就贫瘠得无力供给营养。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2 摘录
    ……我认定这些林木是由种子繁衍而来的,其实我知道这个观点并不奇特, 尽管大自然的这种繁衍方式甚少受到关注。在欧洲,林木大多都是靠种子繁衍的,现在我们这里的林地也开始采用这种繁衍方式。
    橡树林被砍倒之后,松树林并不会马上冒出来,除非在不久之前或现在这附近长着结了松子的松树,林风将松子送到这片林地上生根发芽。如果这片橡树林原本就与松树林毗邻,而你没有主动采取措施控制作物生长,只要土壤条件适宜,松树林就会迅速蔓延开来。
    当一块林地上冒出来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林木,而它们的种子和坚果分量很重,又没有翅膀,人们通常就会认为,它们是通过不同寻常的方式生长出来的,比如埋在地里的种子休眠了数百年,在一场野火的高温中苏醒过来,这才长成了树木。我不这么认为,下面我将根据自己的观察阐明这些林木生长的原因。
    我们发现这些比较重的种子其实也有飞行或行走的途径。 樱桃树分布极其广泛,它们的果实是各种鸟类的最爱,这从很多樱桃树的名字叫作“鸟樱”就可以看出来。我认为,吃樱桃就是鸟类的工作,除非我们能像它们那样广播樱桃种子,否则鸟儿确实应当对樱桃享有特权。瞧那樱桃种子放置得多么巧妙!樱桃将种子掩藏在诱人的果实里,动物在食用樱桃时就会把种子也一口吞下,鸟儿不得不把它带到远方。如果你把樱桃整颗丢进嘴里,就会感觉到甜美的果肉中央藏着一颗粗糙的硬核。豌豆大小的樱桃核,我们可以往嘴里塞一大把。大自然为了达成目标,总有办法让我们听从它的指挥。土著人和孩子会像鸟儿一样,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抢占食物,匆忙把樱桃整颗吞咽下去。因此,尽管这些种子没有生出羽翅,大自然却迫使鸟类将它们含在嘴里,带着它们一起飞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它们飞得比那些松树的种子更好,因为它们不依赖林风,还可以逆风飞翔。由此,漫山遍野都有樱桃树的影子。其实,很多树种都是以这种方式繁衍生息的。
    我所观察到的现象可以说明我的观点。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1-12-01 摘录
    鉴于今天这个聚会的主题和场合,我打算开门见山,利用这点有限的时间,跟大家探讨一个纯粹的科学问题。
    在跟当地的农场主们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他们常常会问我这样一个问题,相信在座的诸位也被问到过,那就是:有时候明明是一片松树林,松树砍完之后,却在原地长出橡树林来,反之亦然,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答案十分肯定,这对我来说并不神秘。我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至今都没有人明确地解答过,所以现在我打算重点讲一讲这其中的道理。现在请大家把目光重新投向你们的林地吧。
    在这附近,如果一株林木或一片森林在从来没有同类生长过的地方冒了出来,我会毫不犹豫地说,这是种子传播的结果,尽管这听上去有些荒谬。现在已知的树木繁殖方式有很多种,其中包括移植、插条等,然而上述情况只能是通过种子进行繁殖的。没有任何树木是凭空长出来的。如果有人主张那些树木是从其他东西或者凭空长出来的,那他就必须拿出证据。 那么,接下来我只要阐明种子是如何传播到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并生根发芽的。种子的运送,主要靠风、水和动物。像松树和枫树那样比较轻的种子,主要靠风和水传播;而橡子和坚果之类比较重的种子,则靠动物运送。 所有的松树种子内部都有一层蝉翼一样的薄膜。这层薄膜将种子包裹起来,并向外长出一大片来,种子就在它的底部生长。即便种子发育不完全,这层薄膜也会十分完整。你或许会说,植物为种子提供的传播方式倒比它结出的种子还更可靠。
    换句话说,植物在种子的周围编织了一只美丽轻盈的纱袋,纱袋上还编了一个把手,它要把纱袋托付给风儿,让风儿抓着把手将种子送到远方去,好为自己的族群开拓疆域。它实现了自己的目的,种子就像专利局寄出的邮件那样,被传送到远方。 宇宙的政府部门也有这么一个专利局,其管理人员像华盛顿的官员那样,非常关注种子的撒播,而且它们是在无限的疆域里运作,比后者的措施更有规律。
    因此,根本没必要去假设松树是凭空长出来的。
    🙂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