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美] 卡勒德·胡赛尼"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 定价:
  • ISBN:9787208137455
  • 2018-02-20 22:04:22 摘录
    我们祖国的野蛮人根本不顾人类的尊严。有一天,我陪着亲爱的法莎娜到市场去上互和她问店主土多少钱,但支耳不用,我以为是个子所队提高声音,又了一句然问有个年轻的利班过来,用他的木打地的大腿他下手很重,她了下去。他朝破口大骂,说“道风化部”禁止妇女高声说话。她腿上浮出一大块肿
    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不应该存在高低贵贱之分,内个生命,都是重要的,是有自己的意义的,不应被人践踏。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2-18 21:57:37 摘录
    《古兰经》的经文在屋子里回荡,我想起爸爸在伸路支赤千空和黑熊搏斗那个古老的传说。爸爸毕生都在和熊搏斗。痛失正值芳年美子;独自把儿子抚养成人;离开他深爱的家园,他的祖国;遭受贫东屈辱。而到了最后,终于来了一只他无法打败的熊。但即便这样,他也绝不妥协。
    父亲这样永不妥协,抗争到底,隐忍而又坚强。他为了阿米尔,不惜搬到了美国,阿米尔觉的他得不到爸爸的赞赏,但是他所做的一切,何尝不是对阿米尔的爱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2-17 22:04:41 摘录
    然后,我从那堆礼物中拣起数个装着钞票的信封和那个手表,蹑手蹑脚走出去。路过爸爸书房时,我停下来听听动静。整个早上他都在那儿打电话,现在他正跟某人说话,有一批地毯预计下星期到达。我走下楼梯,穿过院子,从枇杷树后进入阿里和哈桑的房间。我掀起哈桑的毛毯,将新手表和一把阿富汗尼钞票塞在下面。
    阿米尔想要陷害哈桑,想让他远离自己,来消除自己的罪恶感,却用了这样的方法。我认为,应该去给他道歉,哈桑并没有责怪他,他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恐惧每个人都有,但是袖手旁观,无法接受,甚至还要栽赃别人,这点阿米尔做的非常差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2-16 22:08:42 摘录
    我希望爸爸别那样叫他,他叫过我几次“亲爱的阿米尔”呢?“谢谢。”我说。阿塞夫的母亲看着我,欲言又止。我意识到阿塞夫的双亲还没说过一句话。为了不再让我自己和爸爸难堪一但主要是因为不想看到阿塞夫和他的笑脸一我走开了。“谢谢你来。”我说。
    表现出阿米尔对父爱的渴望,以及对自己的自卑,他知道自己没有阿塞夫强壮,不是爸爸心中理想的儿子。这也表现出阿米尔希望得到父亲的肯定。想要做一个让父亲满意的孩子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2-15 21:54:50 摘录
    他脸无血色。我答应要念给他听的那本故事书在他脚下,书页被微风吹得噼啪响。我朝他扔了个石榴,打中他的胸膛,爆裂出红色的果肉。哈桑又惊又痛,放声大哭“还手啊!”我咆哮着。哈桑看看胸前的污渍,又看看我。“起来!打我!”我说。哈桑站起来了,但他只是站在那儿,露出茫然失措的表情,好比一个男人,刚才还在海滩愉快地散步,此刻却液浪花卷到大洋中间
    阿米尔对哈桑感到惭愧,想要哈桑报复自己,来消除自己的惭愧知心。可是他没有想过,哈桑一直把他当做朋友,又怎么会报复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2-14 20:50:57 摘录
    你想让哈桑跟着去贾拉拉巴德吗?为什么爸爸总是如此扫兴呢?“他不舒服。”我说真的?”爸爸仍坐在椅子上,“他怎么啦?
    我耸耸肩,在火炉边的沙发坐下来。“他可能感冒了或者什么吧。阿里说他每天总是在睡觉。”“这几天我很少见到哈桑。”爸爸说,“仅仅是这样吗?感冒?”看到他双眉紧蹙,忧虑溢于言表,我十分不满“只是感冒而已啦,我们星期五去,是吗,爸爸?”
    充分表现出阿米尔想要掩饰自己的行为。 也表现出阿米尔的自私,不希望爸爸总是想着哈桑,但这样是否对得起哈桑对他做的一切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2-13 21:42:36 摘录
    “你真是个幸运的哈扎拉人。”阿塞夫说,朝哈桑迈上一步,“因为今天,你所有付出的代价只是这这个蓝风筝。公平的交易,小子们,是不是啊?”
    “不止公平呢。”卡莫说。即使从我站的地方,我也能看到哈桑眼里流露的恐惧,可是他摇摇头。“阿米尔少爷赢得巡回赛,我替他追这只风筝。我公平地追到它,这是他的风筝。”“忠心的哈扎拉人,像狗一样忠心。”阿塞夫说。
    1.诚信对于一个人来说很重要,一个人必须要守信,答应别人的事无论如何额,都要做到。 2.哈桑对于阿米尔的忠诚,甚至超越了恐惧,对于阿米尔,他想要让他开心。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2-12 19:37:09 摘录
    请放过我们.少爷,哈桑说
    阿塞夫笑起来:“难道你没有看到吗?我们有三个人,你们只有两个。
    在外人看来,他镇定自若,但哈桑的脸是我从小就看
    变化惯了的,我清楚它所有细微的变化,我看得出他很害怕,非常害怕。
    是的,少爷,但也许你没有看到,拉着弹弓的人是我,如果你敢动一动,他们会改掉你的花名,不再叫你“吃耳朵的向塞夫,而是你“独眼龙阿塞夫”,因为我这块石头对准你的左眼.”他泰然自若地说着,就算是我,也要费尽力气才能听得出他平静的声音下面的恐惧
    尽管哈桑自己也很害怕,但是却还是想要保护阿米尔,在阿米尔受欺负的时候义不容辞的站出来,可见哈桑的忠诚,以及和阿米尔的友谊深厚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