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1330

发布书摘:25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6-12-24

局外人·鼠疫

瑞典学院前常务秘书贺拉斯•恩达尔作序推荐 独家收录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受奖词 世界是荒谬的,现实本身是不可认识的,人的存在缺乏理性,人生孤独,活着没有意义。《局外人》的主人 …… [ 展开全部 ]
  • 作者:(法)阿贝尔·加缪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 定价:24.80元
  • ISBN:9787544734929
已发布25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18-11-09 摘录自第 106 页
    “因此你们管它叫鼠疫也罢,发育热也罢,关系不大,重要的倒是你们得设法不要让疫病引起城中一半居民的死亡。”

    里厄则坚持说:“不用考虑法律规定的这些措施是否严厉,要考虑的倒是为了使城里半数居民免于死亡,这些措施是否必要。”

    “您这个问题提得不对头。现在的问题不是推敲字眼,而是争取时间。”

    省长说:“您的见解大概是,即使这不是鼠疫,也要采取规定在鼠疫发生时适用的防疫措施吧。”
    “如果一定要我有个看法,那么这就是我的看法。”
    医生们商量了一会儿,最后里夏尔说:
    “我们必须担负起责任来,就当作鼠疫来处理吧。”
    他的这种说法博得大家热烈的赞同。
    “我亲爱的同行,这也是您的意见,是吗?”里夏尔问。
    “词句如何,关系不大,”里厄说,“我们要讲的只是,我们不应当根据半城人命决不会遭殃这样的假定来决定我们的行动,因为如果这样做,到头来半城的人命就恐怕真的会送掉。”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11-09 摘录自第 104 页
    他明知这样的印象是愚蠢的,但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有了那么简朴奉公、连癖好也是无可指责的公务员,这座城市竟会遭到鼠疫横祸。说实在话,他无法想象这样一些癖好竟然会出现在鼠疫横行的环境中,所以他认为鼠疫实际上不会在我们的居民中蔓延开去。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11-09 摘录自第 103 页
    也正是这个原因使他一直写不出一份他盘算已久的申请书,或伺机进行必要的活动。据他说,“应得的权利”一词特别难以出口,他对此也并不坚持;也不宜使用“许下的诺言”这个词,因为这就指明要许诺人承担义务,不免显得太放肆,和自己低微的职务不太相称。另一方面,他又拒用诸如“照顾”“请求”“感激”等词,因为他感到这样用词有失个人尊严。正是因为没有找到恰当的字眼,我们这位同胞才继续把这个庸庸碌碌的差事干下去,直到如今上了年纪。再者,正如他经常对里厄医生说的,经历段时间习惯以后,他发觉自己的物质生活总算有了保障,只须做到量入为出就行了。市长—我们城里的一位工业巨头曾经有句名言,格朗认为说得很对,那就是:到头来(市长特别强调这个词,因为全部道理都在这个词上),到头来,从未见到过有人饿死。总之,格朗的生活虽然艰苦得近似苦行修士的生活,“到头来”倒也使他从这一方面的忧虑中解脱出来。他在继续推敲他的用词。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11-06 摘录自第 99 页
    一边想起卢克莱修所描述的雅典染上疫病后准备焚尸而在海边架起的柴堆。晚上运来了尸体,但是柴堆上的位置已经不够,为了争夺安放自己亲人的尸体的位置,活人举起火把互际打宁愿头破血流,也不肯抛掉亲人的尸体。这种情景可以想象:燃烧着的柴堆在死气沉沉的水边发出熊熊的火光,在火把的搏斗中火星四溅,恶臭的浓烟冉冉升向黑夜的场空。人们就怕......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11-06 摘录自第 97 页
    可是一亿人死广又算得了什么?对打过优的人来说,死人这件事已不怎么令人在意了,再说一个人的死亡只是在有旁人在场的情况下才会得到重视,因此一亿具尸体分散在漫长的历史里,仅是想象中的一缕青烟而已医生想起在君士坦丁堡的鼠疫中,据普罗科匹厄斯的记载,一天之内死去一万人。一万个死者相当于一座大型电影院观众人数的五倍,这是完全比拟得当的把走出五座电影院的观众集合在一起,带领到市里的广场上,让他们成堆地死去,这就能看得更消楚些。在这无名死尸堆上,至少可以安上几个熟识的面孔,当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况且谁认得一万张面孔呢?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