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研究典藉丛刊:历代诗话(套装共2册)》内容丰富,是一部诗话丛书,共辑录诗话二十七种,内容涉及作家作品评论、诗歌理论的发挥、诗人遗闻轶事的记载,为研究我国诗歌史和 …… [ 展开全部 ]
  • 作者:(清)何文焕
  • 出版社:中华书局
  • 定价:86.00元
  • ISBN:9787101009156
  • 2021-12-06 08:13:50 摘录
    齐宁朔将军王融
    齐中庶子刘绘
    元长、士章,并有盛才,词美英净。至于五言之作,几乎尺有所短。譬应变将略,非武侯所长,未足以贬卧龙。

    齐仆射江軝
    袥诗猗猗清润。弟祀,明靡可怀。

    齐记室王  齐绥建
    太守卡彬 齐端溪令卡铄
    王 、二卞诗,并爱奇崭绝。慕袁彦伯之风。虽不弘绰,而文体剿净,去平美远矣。

    齐诸暨令袁嘏
    嘏诗平平耳,多自谓能。常语徐太保尉云:“我诗有生气,须人捉着。不尔,便飞去。”

    齐雍州刺史张欣泰
    梁中书郎范缜
    欣泰、子真,并希古胜文。鄙薄俗制,赏心流亮,不失雅宗。齐秀才陆厥
    观厥文纬,具识文之情状。自制未优,非言之失也。

    梁常侍虞羲
    梁建阳令江洪
    子阳诗奇句清拔,谢朓常嗟颂之。洪虽无多,亦能自迥出。

    梁步兵鲍行卿
    梁晋陵令孙察
    行卿少年,甚擅风谣之美。察最幽微,而感赏至到耳。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2-04 13:06:23 摘录
    宋监典事区惠恭
    惠恭本胡人,为颜师伯干。颜为诗笔,辄偷定之。后造《独乐赋》,语侵给主,被斥。及大将军修北第,差充作长。时谢惠连兼记室参军,惠恭时往共安陵嘲调。末作《双枕诗》以示谢。谢曰:“君诚能,恐人未重,且可以为谢法曹造。遗大将军。”见之赏叹,以锦二端赐谢。谢辞曰:“此诗,公作长所制,请以锦赐之。”
    齐惠休上人 齐道
    猷上人 齐释宝月
    惠休淫靡,情过其才。世遂匹之鲍照,恐商周矣。羊曜璠云:“是颜公忌照之文,故立休、鲍之论。”康、帛二胡,亦有清句。《行路难》是东阳柴廓所造。宝月尝憩其家,会廓亡,因切而有之。廓子赍手本出都,欲讼此事,乃厚赂止之。

    齐高帝 宋征北将军
    张永 齐太尉王文宪
    齐高帝诗,词藻意深,无所云少。张景云虽谢文体,颇有古意。至如王师文宪,既经国图远或忽是雕虫。

    齐黄门谢超宗 齐浔阳
    太守丘灵鞠 齐给事中
    郎刘祥 齐司徒长史檀超
    齐正员郎钟宪 齐诸暨令颜测 齐秀才顾则心
    檀、谢七君,并祖袭颜延。欣欣不倦,得士大夫之雅致乎!余从祖正员常云:“大明、泰始中,鲍、休美文,殊已动俗。唯此诸人,传颜、陆体。用固执不移。颜诸暨最荷家声。”

    晋参军毛伯成
    宋朝请吴迈远
    齐朝请许瑶之
    伯成文不全佳,亦多惆怅。吴善于风人答赠。许长于短句咏物。汤休谓远云:“吾诗可为汝诗父。”以访谢光禄,云:“不然尔,汤可为庶兄。”

    齐鲍令晖 齐韩兰英
    令晖歌诗,往往崭绝清巧,拟古万胜。唯《百韵》淫杂矣。照常答孝武云:“臣妹才自亚于左芬,臣才不及太冲尔。”兰英绮密,甚有名篇。又善谈笑,齐武以为韩公。借使二媛生于上叶,则“玉阶”之赋,“纨素”之辞,未讵多也。

    齐司徒长史张融
    齐詹事孔稚珪
    思光诗缓诞放纵,有乖文体。然亦捷疾丰饶,差不局促。德璋生于封谿,而文为彫饰,青于蓝矣。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2-03 08:16:27 摘录
    汉令史班固 汉孝廉
    郦炎 汉上计赵壹
    孟坚才流,而老于掌故。观其《咏史》,有感叹之词。文胜托咏“灵芝”,怀寄不浅。元叔散愤“兰蕙”,指斥“囊钱”。苦言切句,良亦勤矣。斯人也,而有斯困,悲夫!

    魏武帝 魏明帝
    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叡不如丕,亦称三祖。

    魏白马王彪
    魏文学徐干
    白马与陈思答赠,伟长与公干往复,虽曰以莛叩钟,亦能闲雅矣。

    魏仓曹属阮瑀
    晋顿丘太守欧阳建
    魏文学应玚 晋中书嵇含
    晋河内太守阮侃
    晋侍中嵇绍 晋黄门枣据
    元瑜、坚石七君诗,并平典不失古体。大检似,而二嵇微优矣。

    晋中书张载 晋司隶傅玄
    晋太仆傅咸 魏侍中缪袭
    晋散骑常侍夏侯湛
    孟阳诗,乃远惭厥弟,而近超两傅。长虞父子,繁富可嘉。孝若虽曰后进,见重安仁。熙伯《挽歌》,唯以造哀尔。

    晋骠骑王济 晋征南将军杜预
    晋廷尉孙绰 晋徵士戴逵
    永嘉以来,清虚在俗。王武子辈诗,贵道家之言。爰洎江表,玄风尚备。真长、仲祖、桓、庾诸公犹相袭。世称孙、许,弥善恬淡之词。

    晋徵士戴逵
    安道诗虽嫩弱,有清工之句,裁长补短,袁彦伯之亚乎?逵子颙,亦有一时之誉。

    晋东阳太守殷仲文
    晋、宋之际,殆无诗乎?义熙中,以谢益寿、殷仲文为华绮之冠,殷不竞矣。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2-02 07:20:09 摘录
    梁左光禄沈约诗
    观休文众制,五言最优。详其文体,察其余论,固知宪章鲍明远也。所以不闲于经纶,而长于清怨。永明相王爱文,王元长等,皆宗附之约。于时,谢朓未遒,江淹才尽,范云名级故微,故约称独步。虽文不至,其功丽,亦一时之选也。见重闾里,诵咏成音。嵘谓:约所着既多,今剪除淫杂,收其精要,允为中品之第矣。故当词密于范,意浅于江也。

    品下

    序曰:昔曹、刘殆文章之圣,陆、谢为体贰之才。锐精研思,千百年中,而不闻宫商之辨,四声之论。或谓前达偶然不见,岂其然乎?
    尝试言之,古曰诗颂,皆被之金竹,故非调五音,无以谐会。若“置酒高殿上”,“明月照高楼”,为韵之首。故三祖之词,文或不工,而韵入歌唱。此重音韵之义也,与世之言宫商异矣。今既不备于管弦,亦何取于声律耶?
    齐有王元长者,常谓余云:“宫商与二仪俱生,自古词人不知用之。唯颜宪子论文乃云‘律吕音调’,而其实大谬。唯见范晔、谢庄,颇识之耳。”常欲造《知音论》,未就而卒。
    王元长创其首,谢朓、沈约扬其波。三贤咸贵公子孙,幼有文辨。于是士流景慕,务为精密。擗绩细微,专相凌架。故使文多拘忌,伤其真美。余谓文制,本须讽读,不可蹇碍。但令清浊通流,口吻调利,斯为足矣。至如平上去入,则余病未能;蜂腰、鹤膝,闾里已具。
    陈思赠弟,仲宣《七哀》,公干思友,阮籍《咏怀》,子卿“双凫”,叔夜“双惊”,茂先寒夕,平叔衣单,安仁倦暑,景阳苦雨,灵运《邺中》,士衡《拟古》,越石感乱,景纯咏仙,王微风月,谢客山泉,叔源离宴,鲍照戍边,太冲《咏史》,颜延入洛,陶公咏贫之制,惠连《衣》之作:斯皆五言之警策者也。所谓篇章之珠泽,文彩之邓林。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8 10:26:48 摘录
    ……以愁名者(《文选》有《四愁》,乐府有《独处愁》),以哀名者(《选》有《七哀》,少陵有《八哀》),以怨名者(古词有《寒夜怨》《玉阶怨》),以思名者(太白有《静夜思》),以乐名者(齐武帝有《估客乐》,宋臧质有《石城乐》),以别名者(子美有《无家别》《垂老别》《新婚别》)。有全篇双声叠韵者(东坡“经字韵诗”是也),有全篇字皆平声者(天随子《夏日诗》四十字皆是平。又有一句全平一句全仄者),有全篇字皆仄声者(梅圣俞《酌酒与妇饮》之诗是也),有律诗上下句双用韵者(第一句,第三五七句,押一仄韵;第二句,第四六八句,押一平韵。唐章碣有此体,不足为法,谩列於此,以备其体耳。又有四句平入之体,四句仄入之体,无关诗道今皆不取),有辘轳韵者(双出双入),有进退韵者(一进一退),有古诗一韵两用者(《文选》曹子建《美女篇》有两“难”字,谢康乐《述祖德诗》有两“人”字,后多有之),有古诗一韵三用者(《文选》任彦升《哭范仆射》诗三用“情”字也),有古诗三韵六七用者(古《焦仲卿妻诗》是也),有古诗重用二十许韵者(《焦仲卿妻诗》是也),有古诗旁取六七许韵者(韩退之“此日足可惜”篇是也。凡杂用东、冬、江、阳、庚、青六韵。欧阳公谓:退之遇宽韵则故旁入他韵,非也。此乃用古韵耳,於集韵自见之),有古诗全不押韵者(古《採莲曲》是也),有律诗至百五十韵者(少陵有古韵律诗,白乐天亦有之,而本朝王黄州有百五十韵五言律),有律诗止三韵者(唐人有六句五言律,如李益诗“汉家今上郡,秦塞古长城。有日云常惨,无风沙自惊。当今天子圣,不战四方平”是也),有律诗彻首尾对者(少陵多此体,不可概举),有律诗彻首尾不对者(盛唐诸公有此体,如孟浩然诗:“挂席东南望,青山水国遥。轴轳争利涉,来往接风潮。问我今何适,天台访石桥。坐看霞色晚,疑是石城标。”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6 08:02:25 摘录
    齐吏部谢朓诗
    其源出于谢混。微伤细密,颇在不伦。一章之中,自有玉石。然奇章秀句,往往警遒。足使叔源失步,明远变色。善自发诗端,而末篇多其文。

    梁光禄江淹诗
    文通诗体总杂,善于摹拟。筋力于王微,成就于谢朓。初,淹罢宣城郡,遂宿冶亭,梦一美丈夫,自称郭璞,谓淹曰:“吾有笔在卿处多年矣,可以见还。”淹探怀中,得一五色笔以授之。尔后为诗,不复成语,故世传江淹才尽。

    梁卫将军范云
    梁中书郎丘迟诗
    范诗清便宛转,如流风回雪。丘诗点缀映媚,似落花依草。故当浅于江淹,而秀于任昉。

    梁太常任昉诗
    彦升少年为诗不工,故世称“沈诗任笔”,昉深恨之。晚节爱好既笃,文亦遒变。善铨事理,拓体渊雅,得国士之风,故擢居中品。但昉既博学,动辄用事,所以诗不得奇。少年士子,效其如此,弊矣。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5 21:19:40 摘录

    又有古诗,有近体(即律诗也),有绝句,有杂言,有三五七言(自三言而终以七言,隋郑世翼有此诗:“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楼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日此夜难为情。”), 有半五六言(晋傅玄《鸿雁生塞北》之篇是也),有一字至七字(唐张南史《雪月花草》等篇是也。
    又隋人应诏有三十字诗,凡三句七言,一句九言,不足为法故,不列於此也),有三句之歌(高祖《大风歌》是也。古《华山畿》二十五首,多三句之词,其他古诗多如此者),有两句之歌(荆卿《易水歌》是也。又古诗有《青骢白马》《共戏乐》《女儿子》之类,皆两句之词也),有一句之歌(《汉书》“枹鼓不鸣董少年”,一句之歌也。
    又汉童谣“千乘万骑上北邙”,梁童谣“青丝白马寿阳来”,皆一句也),有口号(或四句,或八句),有歌行(古有鞠歌行、放歌行、长歌行、短歌行。又有单以歌名者,单行名者,不可枚述),有乐府(汉成帝定郊祀立乐府,采齐、楚、赵、魏之声以入乐府,以其音词可被於弦歌也。乐府俱被诸体,兼统众名也),有楚词(屈原以下倣楚词者,皆谓之楚词),有琴操(古有《水仙操》,辛德源所作;《别鹤操》高陵牧子所作),有谣(沈炯有《独酌谣》,王昌龄有《箜篌谣》,穆天子之传有《白云谣》也),曰吟(古词有《陇头吟》,孔明有《梁父吟》,相如有《白头吟》),曰词(《选》有汉武《秋风词》,乐府有《木兰词》),曰引(古曲有《霹雳引》《走马引》《飞龙引》),曰咏(《选》有《五君咏》,唐储光羲有《群鸿咏》),曰曲(古有《大堤曲》,梁简文有《乌栖曲》),曰篇(《选》有《名都篇》《京洛篇》《白马篇》),曰唱(魏武帝有《气出唱》),曰弄(古乐府有《江南弄》),曰长调,曰短调,有四声,有八病(四声设於周顒,八病严於沈约。八病谓平头、上尾、蜂腰、鹤膝、大韵、小韵、旁纽、正纽之辨。作诗正不必拘此,蔽法不足据也),又有以歎名者(古词有《楚妃歎》《明君歎》)……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5 21:15:33 摘录
    豫章太守谢瞻 晋仆射谢混
    宋太尉袁淑 宋徵君王微
    宋征虏将军王僧达诗
    其源出于张华。才力苦弱,故务其清浅。殊得风流媚趣。课其实录,则豫章、仆射,宜分庭抗礼。徵君、太尉,可托乘后车。征虏卓卓,殆欲度骅骝前。

    宋法曹参军
    谢惠连诗
    小谢才思富捷,恨其兰玉夙彫,故长辔未骋。《秋怀》、《 衣》之作,虽复灵运锐思,亦何以加焉。又工为绮丽歌谣,风人第一。《谢氏家录》云:“康乐每对惠连,辄得佳语。后在永嘉西堂,思诗竟日不就,寤寐间,忽见惠连,即成‘池塘生春草。’故常云:‘此语有神助,非吾语也。’”

    宋参军鲍照诗
    其源出于二张。善制形状写物之词。得景阳之諔诡,含茂先之靡嫚。骨节强于谢混,驱迈疾于颜延。总四家而擅美,跨两代而孤出。嗟其才秀入微,故取湮当代。然贵尚巧似,不避危仄,颇伤清雅之调。故言险俗者,多以附照。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3 07:28:34 摘录

    又有所谓选体(选诗时代不同,体制随异,今人例谓五言古诗为选体,非也)、 柏梁体(汉武帝与群臣共赋七言,每句用韵,后人谓此体为柏梁体)、 玉台体(《玉台集》乃徐陵所序,汉、魏、六朝之诗皆有之,或者但谓织艳者为玉台体,其实则不然)、 西昆体(即李商隐体,然兼温庭筠及本朝杨、刘诸公而名之也)、 香奁体(韩偓之诗,皆裾裙脂粉之语,有《香奁集》)、 宫体(梁简文伤於轻靡,时号宫体)。(其他体制尚或不一,然大概不出此耳)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2 23:27:37 摘录
    晋吏部郎袁宏诗
    彦伯《咏史》,虽文体未遒,而鲜明紧健,去凡俗远矣。

    晋处士郭泰机 晋常侍顾恺之
    宋谢世基 宋参军顾迈
    宋参军戴凯诗
    泰机“寒女”之制,孤怨宜恨。长康能以二韵答四首之美。世基“横海”,顾迈“鸿飞”。戴凯人实贫羸,而才章富健。观此五子,文虽不多,气调警拔。吾许其进,则鲍昭、江淹,未足逮止。越居中品,佥曰宜哉。

    宋徵士陶潜诗
    其源出于应璩,又协左思风力。文体省静,殆无长语。笃意真古,辞兴婉惬。每观其文,想其人德。世叹其质直。至如“欢言酌春酒”、“日暮天无云”,风华清靡,岂直为田家语耶?古今隐逸诗人之宗也。

    宋光禄大夫颜延之诗
    其源出于陆机。故尚巧似。体裁绮密。然情喻渊深,动无虚发;一句一字,皆致意焉。又喜用古事,弥见拘束。虽乖秀逸,固是经纶文雅;才减若人,则陷于困踬矣。汤惠休曰:“谢诗如芙蓉出水,颜诗如错彩镂金。”颜终身病之。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1 15:57:25 摘录
    魏侍中应璩诗
    祖袭魏文。善为古语,指事殷勤,雅意深笃,得诗人激刺之旨。至于“济济今日所”,华靡可讽味焉。
    晋清河太守陆云 晋侍中石崇
    晋襄城太守曹摅
    晋朗陵公何劭
    清河之方平原,殆如陈思之匹白马。于其哲昆,故称二陆。季伦、颜远,并有英篇。笃而论之,朗陵为最。
    晋太尉刘琨 晋中郎卢谌诗
    其源出于王粲。善为悽戾之词,自有清拔之气。琨既体良才,又罹厄运,故善叙丧乱,多感恨之词。中郎仰之,微不逮者矣。
    晋弘农太守郭璞诗
    宪章潘岳,文体相晖,彪炳可玩。始变中原平淡之体,故称中兴第一。《翰林》以为诗首。但《游仙》之作,辞多慷慨,乖远玄宗。而云“奈何虎豹姿”;又云“戢翼棲榛梗”,乃是坎土禀咏怀,非列仙之趣也。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1 14:39:49 摘录

      以人而论,则有苏、李体(李陵、苏武也)、 曹、刘体(子建、公干也)、 陶体(渊明也)、 谢体(灵运也)、徐、庾体(徐陵、庾信也), 沈、宋体(佺期、之问也—)、 陈拾遗体(陈子昂也)、 王杨、卢、骆体(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也)、 张曲江体(始兴文献公九龄也)、 少陵体、 太白体、 高达夫体(高常侍适也)、 孟浩然体、 岑嘉州体(岑参也)、 王右丞体(王维也)、 韦苏州体(韦应物也)、 韩昌黎体、 柳子厚体、 韦、柳体(苏州与仪曹合言之)、 李长吉体、 李商隐体(即西昆体也)、 卢仝体、 白乐天体、 元、白体(微之、乐天,其体一也)、 杜牧之体、 张藉、王建体(谓乐府之体同也)、 贾浪仙体、 孟东野体、 杜荀鹤体、 东坡体、 山谷体、 后山体(后山本学杜,其语似之者但数篇,他或似而不全,又其他则本其自体耳)、 王荆公体(公绝句最高,其得意处,高出苏、黄、陈之上,而与唐人尚隔一关)、 邵康节体、 陈简齐体(陈去非与义也。亦江西之派而小异)、 杨诚斋体(其初学半山、后山,最后亦学绝句於唐人。已而尽弃诸家之体,而别出机杼,盖其自序如此也)。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20 09:09:39 摘录
    汉上计秦嘉 嘉妻徐淑诗
    士会夫妻事既可伤,文亦悽怨。二汉为五言者,不过数家,而妇人居二。徐淑叙别之作,亚于《团扇》矣。

    魏文帝诗
    其源出于李陵,颇有仲宣之体则。新歌百许篇,率皆鄙直如偶语。唯“西北有浮云”十余首,殊美赡可玩,始见其工矣。不然,何以铨衡群彦,对扬厥弟者耶?

    魏中散嵇康诗
    颇似魏文。过为峻切,讦直露才,伤渊雅之致。然托谕清远,良有鉴裁,亦未失高流矣。

    晋司空张华诗
    其源出于王粲。其体华艳,兴托不奇。巧用文字,务为妍冶。虽名高曩代,而疏亮之士,犹恨其儿女情多,风云气少。谢康乐云:“张公虽复千篇,犹一体耳。”今置之甲科疑弱;抑之中品恨少,在季、孟之间矣。

    魏尚书何晏 晋冯翊太守孙楚
    晋著作郎王赞 晋司徒掾张翰
    晋中书令潘尼
    平叔“鸿雁”之篇,风规见矣。子荆“零雨”之外,正长“朔风”之后,虽有累札,良亦无闻。季鹰“黄华”之唱,正叔“绿蘩”之章,虽不具美,而文彩高丽。并得虬龙片甲,凤凰一毛。事同驳圣,宜居中品。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19 06:58:32 摘录
    诗体

    《风》、《雅》、《颂》既亡,一变而为《离骚》,再变而为西汉五言,三变而为歌行杂体,四变而为沈、宋律诗。五言起於李陵、苏武(或云枚乘),七言起於汉武《柏梁》,四言起於汉楚王傅韦孟,六言起於汉司农谷永,三言起於晋夏侯湛,九言起於高贵乡公。


    以时而论,则有建安体(汉末年号。曹子建父子及邺中七子之诗)、 黄初体(魏年号,与建安相接,其体一也)、 正始体(魏年号,嵇、阮诸公之诗)、 太康体(晋年号,左思、潘岳、二张、二陆诸公之诗)、 元嘉体(宋年号,颜、鲍、谢诸公之诗)、 永明体(齐年号,齐诸公之诗)、 齐、梁体(通两朝而言之)、 南北朝体(通魏、周而言之,与齐、梁体一也)、 唐初体(唐初犹袭陈、隋之体)、 盛唐体(景云以后,开元、天宝诸公之诗)、 大历体(大历十才子之诗)、 元和体(元、白诸公)、 晚唐体、 本朝体(通前后而言之)、 元祐体(苏、黄、陈诸公)、 江西宗派体(山谷为之宗)。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21-11-19 06:49:01 摘录
    品中

    序曰:“一品之中,略以世代为先后,不以优劣为诠次。又其人既往,其文克定;今所寓言,不录存者。”
    夫属词比事,乃为通谈,若乃经国文符,应资博古;撰德驳奏,宜穷往烈。至乎吟咏情性,亦何贵于用事?“思君如流水”,既是即目;“高台多悲风”,亦唯所见;“清晨登陇首”,羌无故实;“明月照积雪”,讵出经史?观古今胜语,多非补假,皆由直寻。
    颜延、谢庄,尤为繁密,于时化之。故大明、泰始中,文章殆同书抄。近任昉、王元长等,词不贵奇,竞须新事。尔来作者,寖以成俗。遂乃句无虚语,语无虚字,拘挛补纳,蠹文已甚。但自然英旨,罕值其人。词既失高,则宜加事义。虽谢天才,且表学问,亦一理乎!
    陆机《文赋》,通而无贬;李充《翰林》,疏而不切;王微《鸿宝》,密而无裁;颜延论文,精而难晓;挚虞《文志》,详而博赡,颇曰知言:观斯数家,皆就谈文体,而不显优劣。至于谢客集诗,逢诗辄取;张隐《文士》,逢文即书。诸英志录,并义在文,曾无品第。
    嵘今所录,止乎五言。虽然,网罗今古,词人殆集。轻欲辨彰清浊,掎摭病利,凡百二十人。预此宗流者,便称才子。至斯三品升降,差非定制,方申变裁,请寄知者尔。
    🙂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