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24510

发布书摘:433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8-09-07

艾青诗选

《艾青诗选》主要收集了艾青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的作品。艾青早期的诗歌,以革命的现实主义手法,深沉忧郁地唱出了祖国的土地和人民所遭受的苦难和不幸,反映了中华民族的 …… [ 展开全部 ]
  • 作者:艾青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 定价:23.80
  • ISBN:9787100123235
已发布167507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20-12-22 摘录
    关于眼睛

    你说眼睛是灵魂的窗子
    我说眼睛是灵魂的镜子
    你说世界上最美的是眼睛
    我说最可怕的也是眼睛
    有那么一双眼睛
    在没有灯光的夜晚
    你和她挨得那么近
    突然向你闪光
    又突然熄灭了
    你一直都记着那一瞬
    有那么一双眼睛
    深得像一口古井
    四周有水草丛生
    你只向井里看了一眼
    经过多少年
    你还记得那古井
    有那么一双眼睛
    又大又澄碧
    蓝天一样纯洁
    月光一样宁静
    你没有勇气看它
    因为你不敢承担
    它对你的信任

    一九七九年九月四日早晨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0-12-21 摘录
    失去的岁月

    不像丢失的包袱
    可以到失物招领处找得回来,
    失去的岁月
    甚至不知丢失在什么地方——
    有的是零零星星地消失的,
    有的丢失了十年二十年,
    有的丢失在喧闹的城市,
    有的丢失在遥远的荒原,
    有的是人潮汹涌的车站,
    有的是冷冷清清的小油灯下面;
    丢失了的不像是纸片,可以捡起来,
    倒更像一碗水泼到地面
    被晒干了,看不到一点影子;
    时间是流动的液体——
    用筛子,用网,都打捞不起;
    时间不可能变成固体,
    要成了化石就好了,
    即使几万年也能在岩层里找见。
    时间也像是气体,
    像急驰的列车头上冒出的烟!
    失去了的岁月好像一个朋友,
    断掉了联系,经受了一些苦难,
    忽然得到了消息:说他
    早已离开了人间

    一九七九年八月二十二日哈尔滨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0-12-20 摘录
    盆景

    好像都是古代的遗物
    这儿的植物成了矿物
    主干是青铜,枝桠是铁丝
    连叶子也是铜绿的颜色
    在古色古香的庭院
    冬不受寒,夏不受热
    用紫檀和红木的架子
    更显示它们地位的突出
    其实它们都是不幸的产物
    早已失去了自己的本色
    在各式各样的花盆里
    受尽了压制和委屈
    生长的每个过程
    都有铁丝的缠绕和刀剪的折磨
    任人摆布,不能自由伸展
    一部分发育,一部分萎缩
    以不平衡为标准
    残缺不全的典型
    「像一个个佝偻的老人
    夸耀的就是怪相畸形
    有的挺出了腹部
    有的露出了块根
    留下几条弯曲的细枝
    芝麻大的叶子表示还有青春
    像一群饱经战火的伤兵
    支撑着一个个残废的生命
    但是,所有的花木
    都要有自己的天地
    根须吸收土壤的营养
    枝叶承受雨露和阳光
    自由伸展发育正常
    在天空下心情舒畅
    接受大自然的爱抚
    散发出各自的芬芳
    如今却一切都颠倒
    少的变老、老的变小
    为了满足人的好奇
    标榜养花人的技巧
    柔可绕指而加以歪曲
    草木无言而横加斧刀
    或许这也是一种艺术
    却写尽了对自由的讥嘲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三日广州参观盆景展览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0-12-19 摘录


    我不相信考古学家——
    在几千年之后,
    在无人迹的海滨,
    在曾是繁华过的废墟上
    拾得一根枯骨
    ——我的枯骨时,
    他岂能知道这根枯骨
    是曾经了二十世纪的烈焰燃烧过的?
    又有谁能在地层里
    寻得
    那些受尽了磨难的
    牺牲者的泪珠呢?
    那些泪珠
    曾被封禁于千重的铁栅,
    却只有一枚钥匙
    可以打开那些铁栅的门,
    而去夺取那钥匙的无数大勇
    却都倒毙在
    守卫者的刀枪下了
    如能捡得那样的一颗泪珠
    藏之枕畔
    当比那捞自万丈的海底之贝珠
    更晶莹,更晶莹
    而彻照万古啊!
    我们岂不是
    都在自己的年代里
    被钉上了十字架么?
    而这十字架
    决不比拿撒勒人所钉的较少痛苦。
    敌人的手
    给我们戴上荆棘的冠冕
    从刺破了的惨白的前额
    淋下的深红的血点,
    也不曾写尽
    我们胸中所有的悲愤啊!
    诚然
    我们不应该有什么奢望,
    却只愿有一天
    人们想起我们,
    像想起远古的那些
    和巨兽搏斗过来的祖先,
    脸上会浮上一片
    安谧而又舒展的笑——
    虽然那是太轻松了,
    但我却甘愿
    为那笑而捐躯!

    一九三七年五月八日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20-12-18 摘录


    春天了
    龙华的桃花开了
    在那些夜间开了
    在那些血斑点点的夜间
    那些夜是没有星光的
    那些夜是刮着风的
    那些夜听着寡妇的咽泣
    而这古老的土地呀
    随时都像一只饥渴的野兽
    舐吮着年轻人的血液
    顽强的人之子的血液
    于是经过了悠长的冬日
    经过了冰雪的季节
    经过了无限困乏的期待
    这些血迹,斑斑的血迹
    在神话般的夜里
    在东方的深黑的夜里
    爆开了无数的蓓蕾
    点缀得江南处处是春了
    人问:春从何处来?
    我说:来自郊外的墓窟。

    一九三七年四月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