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0年代的巴黎,一群印刷业学徒发起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屠猫仪式,他们折磨然后杀死所有他们能够找到的猫,包括他们师母的宠物猫。18世纪法国人的文化有珍奇的一面,也有寻常的一 …… [ 展开全部 ]
  • 作者:(美) 罗伯特·达恩顿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 定价:60
  • ISBN:9787100105576
  • 2018-06-13 22:48:28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4:30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3:56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3:26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2:56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31:23 摘录

    ……可是晚婚,生育期短,又加上哺乳期长,怀孕的机会大为减少,家庭的规模自然受到限制。最严酷又最有成效的抑制因素当然是死亡,包括母亲自己的死亡、难产以及婴孩天折。死胎,他们称作 chrissons,有时候只是在不知名的集体坟场草草埋葬了事。婴儿有时候被自己的父母闷死在床上—根据主教发布的禁止父母和未满周岁的小孩同床共寝这样的事实来判断,这里说的意外事故相当常见。一家人挤在一张或两张床铺上,家畜围绕以便取暖。因此,父母从事性活动时,小孩成了无法置身度外的旁观者。没有人会把小孩当作一派纯真的受造物,也没有人会把孩童本身当作跟青少年、青年与成年判然有别,可以根据特殊的服装与行为风格而加以区分的一个明确的人生阶段。儿童一旦能够走路,就是跟在父母身边一起劳动。一到十来岁,他们就和农家雇工、仆人与学徒一样参与成人的劳力工作。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27:23 摘录

    正如皮埃尔·古贝尔、路易·亨利( Louis henry)、雅克·迪帕基耶( Jacques Dupaquier)以及其他社会人口学家指出的,在现代法国初期的每一个地方,生活都是一场对抗死亡的无情斗争。在十七世纪诺曼底的卡吕莱( Crulai),未满周岁的婴儿夭折率是千分之二百三十六,在当今却只有千分之二十。十八世纪出生的法国人,有百分之四十五在十岁以前去世。年纪超过十岁的孩子,很少能够活到成年而双亲都还健在的。由于死亡这不速之客,少有父母活到生育年龄结束。婚姻平均维持十五年,只及当今法国人的一半,扮演杀手的不是离婚,而是死亡。在卡吕莱,五个丈夫当中就有一个丧妻然后再婚。继母四处增加,数目远超过继父,因为寡妇再婚的比例是十分之一,前夫或前妻的子女未必都像灰姑娘那样受虐待,但是兄弟姊妹之间的关系可能相当紧张。一个新诞生的孩子通常意味着清寒与赤贫的差别:就算他不至于过度消耗家庭的存粮,却可能在分祖产时,因为继承人的数目增加而使下一代分得的土地大为减少。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20:14 摘录

    许多人甚至连这样的机会也不可得。于是他们成了有家归不得的一群,随同法国“流动人口”当中的无业游民载浮载沉,这包括在十八世纪八十年代多达数百万求生无望的人。是有快乐的少数,如凭一技之长走遍法国的技工,以及偶尔可见巡回各地的戏班子和江湖郎中;除了这些人,离乡背井意味着觅食求生的天涯路。流浪汉闯进鸡舍,偷挤牛奶,看到围篱上的晾晒衣物就顺手牵羊,看到马就偷剪尾毛(转手给家具装饰商有利可图),看到有人施舍救济就摆出种种苦肉计冒充残废。他们不断地从军又逃兵,四处冒充新兵。他们干起走私的勾当,拦路抢劫,扒手、卖淫样样来。到最后,他们沦落在济贫院,不然就是钻进树丛或干草堆,乡下佬从此一命鸣呼。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2 23:02:51 摘录

    和他们的德国亲戚不相同的是,法国食人妖的角色简直就是富甲一方的地主。他们拉小提琴,探访朋友,睡在胖嘟嘟的食人妖太太身边心满意足地打鼾;22而且虽然庸俗透顶,爱好家庭生活和待客有方都是假不了的。难怪我们看到“皮山皮秀”(“ PitchinPinchot”)里头的食人妖蹦蹦跳跳进家门,背上背个大袋子,欢天喜地叫喊:“凯瑟琳,摆上大锅子。我抓到了皮山皮秀。”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03 23:25:48 摘录

    法国农夫其他的鹅妈妈故事,也有同样令人不寒而栗的成分。举例来说,“睡美人”(“Sleeping beauty”,故事类型410;参见格林编码50“玫瑰公主”)有个早期的版本,英俊王子已婚,他强暴公主之后,公主生了几个孩子,仍然昏睡不醒。后来,婴儿在吃奶的时候咬了她,这才破解魔咒。故事接着引出第二个主题:王子的岳母是个会吃人的妖精,她意图吃掉女婿的非婚生子女。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03 23:06:01 摘录

    从前有个小女孩,她遵照妈妈的吩咐,带一些面包和牛奶去给奶奶。这女孩穿越树林的时候,一只狼走向她,问她上哪儿去。
    她回答:“去奶奶家。”
    “你走哪条路,尖尖的路还是针针的路?”
    “针针的路。”
    于是这狼走尖尖的路,早先一步来到奶奶的家。它杀了奶奶,把她的血倒进瓶子里,把她的肉切成薄片,摆在盘子上。
    然后,它穿上奶奶的睡衣,躺在床上等候。
    “敲门,敲门。
    “进来,我的小可爱
    “哈啰,奶奶。我带了些面包和牛奶给你。”
    “我的小可爱,你自已吃一些吧。桌上有肉也有酒。”
    于是这小女孩找到东西就吃。她正吃着,一只小猫开口说:“不要脸!吃你奶奶的肉,还喝你奶奶的血!”
    狼接着说:“把衣服脱掉,上床来睡我旁边。”
    “我的围巾要摆哪边?”
    “丢进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
    这女孩一再重复同样的问题,身上穿的一切——一上衣、裙子、内衣和袜子—她一样一样地问。每一次,狼都是这样回
    答:“丢进火里去;你再也用不着了。”这女孩上了床,说:“奶奶,你的毛好多啊
    “我的小可爱,毛多才保暖。”
    “奶奶,你的肩膀好大啊
    “我的小可爱,肩膀大方便扛木柴。”
    “奶奶,你的指甲好长啊!”
    “我的小可爱,指甲长抓痒才过瘾。”
    “奶奶,你的牙齿好大啊!”
    “我的小可爱,牙齿大才方便吃你。
    说着,狼把小女孩吃了。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