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0年代的巴黎,一群印刷业学徒发起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屠猫仪式,他们折磨然后杀死所有他们能够找到的猫,包括他们师母的宠物猫。18世纪法国人的文化有珍奇的一面,也有寻常的一 …… [ 展开全部 ]
  • 作者:(美) 罗伯特·达恩顿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 定价:60
  • ISBN:9787100105576
  • 2018-07-20 16:23:06 摘录

    到了忏悔节,也就是肥美星期二( Mardi gras),麦秆扎成以代表嘉年华之王(KingCarnival,又称 Caramantran)的刍像接受一场受审与受刑的大典狂欢节宣告结束。在某些闹趣中,猫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勃艮第( Burgundy),群众把猫遭受折磨变成一场粗犷音乐会。戏弄绿帽子丈夫或其他受害人的时候,年轻人抓起一只猫,轮流传递,扯它的毛,惹它喵喵叫。他们称之为“弄猫”( Faire le chat)。德国人把这样的一场闹新婚叫做“猫式音乐”( Katzenmusik),可能源自猫遭受折磨时发出的哀号。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7-10 16:05:13 摘录

    热罗姆和莱韦耶喜出望外,开始执行任务,而且还有职工从旁协助。他们找来扫帚柄、印刷机的横杆以及这个行业中其他派得上用场的工具,看到猫就追打,首当其冲的就是小灰。莱韦耶手持铁杆,朝小灰的脊骨狠狠一击,在一旁待命的热罗姆当场把它了断接着,他们把死小灰腌在臭水沟里,职工一伙人则忙着追赶其他的猫,猫在屋顶上逐户逃窜,短棍在它们的身后飞舞,见袋则躲的自然成了囊中物。他们把奄奄一息的猫装进袋子,堆在庭院。然后,印刷所全部的人齐聚一堂,演出一场大审,卫兵、告解神父和刑吏一俱全。把那些动物判刑,并且举行临终仪式之后,他们在临时搭建的刑台上把它们绞死。一阵哄笑惊动师母,她来到现场,看到一只血淋淋的猫挂在绳套上摆荡,失声尖叫。她想到那可能是小灰。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7-10 14:59:57 摘录

    ……表面上看来,佩罗有可能是热衷于民间故事的最后一个人。他是朝臣,对于“现代”(“ moderne”)具有强烈的自觉意识,主持科尔贝(Jean- Baptiste Colbert)和路易十四的独裁文化政策,对于农民及其古老的文化并无同情之心。可是,他从口述传统搜集故事,加以改写,传入沙龙( salon);他调整故事语调,以便迎合比较世故的听众的口味。这么一来,“小红帽”故事中什么尖尖的路和针针的路,还有吃祖母的肉,这类无聊的东西都不见了……他没有偏离原来的故事线索,也没有因美化细节而损毁口述版本的粗俗与纯朴。他在周遭人士面前扮演说故事奇才的角色,仿如他就是亚马孙流域和新几内亚蹲在火边说故事的人在路易十四时代的化身。二十六个世纪以前,荷马或许用同样的方式整理他的材料;两个世纪以后,纪德(Gide)和加缪( Camus)也会再来一次。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7-05 22:09:55 摘录

    当然啦,骗徒在民间故事里处处有,不独法国为然,美国中西部大平原印第安人的故事和美国黑奴流传的兔大哥系列故事更是知名。可是要说普及性,拔头筹的好像非法国莫属。正如前文说明的,每逢法国与德国故事遵循相同的模式,德国就偏向神秘、超自然与暴力,法国则一股脑儿转向农村,主角在农村能够尽情展现才能与计谋。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7-05 21:46:10 摘录

    说故事的农民摭拾同样的主题,赋予性格方面的变异,添加本土风或减少异国味。法国的故事倾向于写实、朴拙、黄腔与喜感,德国的故事则偏向超自然、诗意、离奇与暴力。文化的差异当然不可能化约成公式,说什么法国狡诈而德国残暴之类,这就太武断了。但是,通过比较研究,从而辨明法国人赋予某些特殊的变异,以及他们说故事的方式所提供给我们有关他们观照这个世界的线索,这是办得到的。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7-05 21:45:55 摘录

    说故事的农民摭拾同样的主题,赋予性格方面的变异,添加本土风或减少异国味。法国的故事倾向于写实、朴拙、黄腔与喜感,德国的故事则偏向超自然、诗意、离奇与暴力。文化的差异当然不可能化约成公式,说什么法国狡诈而德国残暴之类,这就太武断了。但是,通过比较研究,从而辨明法国人赋予某些特殊的变异,以及他们说故事的方式所提供给我们有关他们观照这个世界的线索,这是办得到的。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7-05 21:45:25 摘录

    说故事的农民摭拾同样的主题,赋予性格方面的变异,添加本土风或减少异国味。法国的故事倾向于写实、朴拙、黄腔与喜感,德国的故事则偏向超自然、诗意、离奇与暴力。文化的差异当然不可能化约成公式,说什么法国狡诈而德国残暴之类,这就太武断了。但是,通过比较研究,从而辨明法国人赋予某些特殊的变异,以及他们说故事的方式所提供给我们有关他们观照这个世界的线索,这是办得到的。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7-05 21:44:55 摘录

    说故事的农民摭拾同样的主题,赋予性格方面的变异,添加本土风或减少异国味。法国的故事倾向于写实、朴拙、黄腔与喜感,德国的故事则偏向超自然、诗意、离奇与暴力。文化的差异当然不可能化约成公式,说什么法国狡诈而德国残暴之类,这就太武断了。但是,通过比较研究,从而辨明法国人赋予某些特殊的变异,以及他们说故事的方式所提供给我们有关他们观照这个世界的线索,这是办得到的。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8:28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4:30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3:56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3:26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42:56 摘录

    ……一个寻常的鬼故事的法国版“贪吃鬼”(“ La goulue”,故事类型366),讲一个农村女孩坚持每天吃肉。她的父母无法满足她这个非比寻常的要求,只好从新下葬的尸体割下一条腿给她吃。第二天,她在厨房的时候,这尸体出现在她面前。死尸命令她洗右脚,接着洗左脚。她发觉左脚不见了,死尸喊道:“被你吃掉了。”然后,死尸带这女孩回到坟墓,把她吃了。这个故事后来出现英文版本,特别是由于马克·吐温的手笔而广为人知的“金手臂”,故事的发展如出辙,但是少了肉食的成分—看来就是这个成分使得这个故事对旧制度的农民有吸引力。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31:23 摘录

    ……可是晚婚,生育期短,又加上哺乳期长,怀孕的机会大为减少,家庭的规模自然受到限制。最严酷又最有成效的抑制因素当然是死亡,包括母亲自己的死亡、难产以及婴孩天折。死胎,他们称作 chrissons,有时候只是在不知名的集体坟场草草埋葬了事。婴儿有时候被自己的父母闷死在床上—根据主教发布的禁止父母和未满周岁的小孩同床共寝这样的事实来判断,这里说的意外事故相当常见。一家人挤在一张或两张床铺上,家畜围绕以便取暖。因此,父母从事性活动时,小孩成了无法置身度外的旁观者。没有人会把小孩当作一派纯真的受造物,也没有人会把孩童本身当作跟青少年、青年与成年判然有别,可以根据特殊的服装与行为风格而加以区分的一个明确的人生阶段。儿童一旦能够走路,就是跟在父母身边一起劳动。一到十来岁,他们就和农家雇工、仆人与学徒一样参与成人的劳力工作。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
  • 2018-06-13 22:27:23 摘录

    正如皮埃尔·古贝尔、路易·亨利( Louis henry)、雅克·迪帕基耶( Jacques Dupaquier)以及其他社会人口学家指出的,在现代法国初期的每一个地方,生活都是一场对抗死亡的无情斗争。在十七世纪诺曼底的卡吕莱( Crulai),未满周岁的婴儿夭折率是千分之二百三十六,在当今却只有千分之二十。十八世纪出生的法国人,有百分之四十五在十岁以前去世。年纪超过十岁的孩子,很少能够活到成年而双亲都还健在的。由于死亡这不速之客,少有父母活到生育年龄结束。婚姻平均维持十五年,只及当今法国人的一半,扮演杀手的不是离婚,而是死亡。在卡吕莱,五个丈夫当中就有一个丧妻然后再婚。继母四处增加,数目远超过继父,因为寡妇再婚的比例是十分之一,前夫或前妻的子女未必都像灰姑娘那样受虐待,但是兄弟姊妹之间的关系可能相当紧张。一个新诞生的孩子通常意味着清寒与赤贫的差别:就算他不至于过度消耗家庭的存粮,却可能在分祖产时,因为继承人的数目增加而使下一代分得的土地大为减少。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