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75970

发布书摘:3989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7-08-16

流动风景

本书向读者展现了一场叠影的、不安于位的、流动的香港文化盛宴。 作者洛枫站在一道边界与越界的“黄线”之前,细述港岛人文地景、心景的时代记认与异变,透过爬梳、解构香港社会背 …… [ 展开全部 ]
  • 作者:洛枫
  • 出版社:浙江大学出版社
  • 定价:28.00元
  • ISBN:9787308092692
已发布26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18-04-15 摘录自第 42 页
    还在于讲述故事之余,揭示了香港被殖民化的经过。例如《东方半人马》一篇,溯源香港中环区街道名字的由来,指出中环区的街道几平无一例外地是以英文命名的:“例如以第一位总督 Sir Henry Potting命名的体甸乍街、以早年驻军总司令 Major General D' Aguilar命名的德忌笠议街、以19世纪40年代英国外相 Lord Aberdeen命名的鸭巴甸街等。”在显示香港被殖民的痕迹,因为以殖民者的名字命名一个空间的所在,既能通过象征的符号实践了统治的权力,同时又能把这种殖民权力长久(甚至永久)地嵌入历史的档案之中,而无法消解。然而,另一方面,董启章在这个篇章之中,又指出:“自上环太平山一带以西,街道却多用中国名称,如普庆坊、普仁街、永乐街等。据文献记载,在建筑方面城市也以体甸乍街分野,中环一代是英式楼房,上环一代则是中式屋宇从海港眺览,必然察见双歧并存的形态。”在这里,董启章展示的,是西方殖民权力与本土中国文化角力的景观,所指的“歧异并存”并不是所谓“混杂”模式的和谐共处,而是被殖民者( the colonized)在殖民者(the colonizer)殖民化
    ( colonization)的过程里衍生而来的文化异质,当中并没有“大同”或“同化”的美好图像,而是存在权力角逐的张力,以及挣扎求存、力图抗争的痕迹。这种文化身份的复合生与异质性,既有殖民他者外来文化的移植,也有原有文化的承传,同时更有两者之间在互相融合、冲突或消解后得来的异种形态,最能显示香港文
    化的特性,
    挣扎求存,力图抗争。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1

  • 2018-04-15 摘录自第 41 页
    从这个比喻来看,香港当日之所以成为殖民地,以及今日需要重新“回归母体”,仿佛都是两个权力大国在同一张地图上进行着色及拼图的游戏,而在游戏的过程中,“香港”不过是一块随时间推移的地图碎片或空间符号,长期被置放于一个被动的位置上。这种通过地图而来的权力运作,在《地图集》的篇章《转易地 transtopia》中,有更精确的阐述,作者指出地图是权力易转最轻省的体现,而香港百多年殖民历史的兴替,其实便是地图在1842、1861、1898和1997这几个年份,一趟又一趟的被涂抹改写。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04-15 摘录自第 40 页
    在《地图集》全书合共五十一篇文字叙述中,董启章反复强调的是地图的历史想像与文化身份的建构,地图对空间的诠释及其虚构性质,街道的命名如何成为殖民权力与本土文化角力的场所等议题董启章在他的《想像之版图》说:对香港这个经历了割让、租借和回归的地方来说,地图的物质交换性尤其显著。当年道光皇帝以“土名裙带路之处”为荒岛不毛之地,双手奉送变夷,固然以地图的规划为协议的一部分,今天香港“回归”中国,地图的标识亦随之改为“特别行政区”。国界和主权的推移,莫不需要通过“准确”而“科学”的地图绘制加以确立。作为英国殖民地产物的香港地图,亦将成为历史论述随意挪用的符号和物质材料。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03-16 摘录自第 26 页
    何谓“文化身份”( cultural identity)?根据曼纽尔·卡斯泰尔斯( Manuel castells)的论著《身份的权力》( The Power of Identity)的解释,“身份”( identity)是一种社会角色,指向人的生存意义与生活经验的来源,是个体在自我建构的过程中,逐渐达至的集体认同③。凯瑟琳·伍德沃德( Kathryn Woodward)认为,“身份”的界定,来源于多种复数的组合,包括国族的、种族的、阶级的、社群的和性别的,而每个人总又会常常在这些复合的身份角色间挣扎、磋商或妥协。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03-16 摘录自第 25 页
    早在1974年至1975年间,西西在她的连载小说《我城》里,已经指出香港是一个只有“城籍”而无“国籍”的地方。西西的话语,牵引的是有关香港的文化身份问题,所谓只有“城籍”而无“国籍”,一方面反映香港“大都会”( cosmopolitan)的形态和性格,另一方面则隐喻了香港在“九七问题”涌现之前、及“九七回归”莅临前后,政治及文化认同上的困境。对于一个只有“城籍”而无“国籍”的地方,到底该如何重塑它的身份内容、历史发展的渊源与轨迹?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