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计积分:1750

发布书摘:84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8-09-28

血色浪漫

《血色浪漫》内容简介:那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的父母曾是高官和将军,他们曾是满怀激情的红卫兵战士,但是到了1968年,这个群体正在残酷的青春中茫然游荡,他们穿着家里箱子 …… [ 展开全部 ]
  • 作者:都梁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 定价:38.00元
  • ISBN:9787535445469
已发布29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18-10-13 摘录自第 185 页
    “嗨,他妈的,一言难尽,我在青海碰见一群可可西里反偷猎队员,他们刚和偷猎分子打了场枪战,一个队员受了重伤。我和他们聊了一夜,觉得这些哥们儿挺不容易的,常年在荒原上和那些偷猎分子打交道,经费不足,待遇也极低,还时刻有生命危险,据说偷猎分子里有不少神枪手,有的还是从部队复员的,打起枪战来反偷猜队员们经常吃亏。当时我一听就坐不住了,可可西里有这么热闹,我听着怎么有点儿像西部片里的故事?于是我决定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反偷猎队,我还给他们演示了自己的枪法,那个队长当时就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批准我参加反偷猎队。这种生活方式很适合我,在一片茫茫无际的荒原上,我和一帮糙汉子扛着自动步枪
    开着言普车乱窜,时不时地和偷猎分子打上一场枪战,这日子过得太刺激了
    又去做了反偷猎队员,真是闲不住的人,也是勇敢的,敢于挣脱生活的枷锁,敢于追寻自己的内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本书已完,跟着钟跃民领略了一段精彩的人生,现在要开始静下来,回到自己的生活,或许就是钟跃民口中庸俗的生活,但对我来说却是最踏实的,谁让我没有勇气跳出这个社会为每个人制定的枷锁呢!所以,作为弱者,我还是努力的去学习,去完成自己的学业吧。OK,去看ppt....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10-13 摘录自第 486 页
    李勇兴奋地给了钟跃民一拳:“太对了,还是你理解我,你小子是挺聪明的说真的,当时我是挺高兴,就像小时候盼到过年似的,我是觉得活得太累,不光是累,还没有盼头。我记得插队时干累活儿,最累的时候就盼着收工,因为收工后你可以在并台上洗个澡,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都供你支配,这是每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刻,这就是最具体的盼头,要是没有这个盼头你可能支撑不到收工就趴下了。可是就整个人生来说,我却找不到盼头,无论我怎样挣扎也改变不了现状,这就是命啊我有时就盯着我儿子,一盯能盯一个小时,我就琢磨,我把这小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也许是个错误。这小子随我,从小就不爱学习,一看书就犯困,可打架却有些分,你看我现在什么德行,他将来就是什么德行,差不了太多。你别指望他将来能考上大学,找份儿体面的工作,没戏,他也就是个干糙活儿的料,能混口饭吃就不错了。将来的社会竟争会更激烈,像这种头脑简单的愣头青还不是得受一辈子穷等到年纪大了,该找个媳妇了,到那时这小子就该步他爹的后尘了,又没文化又穷好人家的女孩儿谁会跟他?只能找个又丑又傻的媳妇凑合着,要是生了孩子,他得拼命挣钱养活孩子,到头来和我这辈子一样,一辈子穷困潦倒,让人看不起越想越灰啊,没盼头的日子真的很没意思,现在好了,我这辈子终于熬出头了,
    界上再操蛋的事也总得有个完,跃民,我真累了,该走啦。”
    李奎勇肺癌晚期,是死亡也是解脱。这本书,已步入尾声。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10-13 摘录自第 465 页
    钟跃民从藏身的墓碑后站起来,慢慢走上前去,他边走边说:“宁伟,我来了你曾经是我的兵,是我的战友,即使你现在成了杀人犯,我也没把你看成是孬种,如果你必须去死,那么由我来送你一程
    张海洋终于忍不住了,他流着眼泪也站了起来向前走去,边走边喊道:“宁伟我也来了,如果你愿意开枪,就开枪好了,我和钟跃民一起送你,也不枉咱们战友一场。”
    一个武警上尉悄悄地对狙击手命令道:“注意目标,他一旦做出异常动作,立刻开火。”
    宁伟终于从藏身的墓碑后慢慢站了起来,他面色平静,一步一步迎着钟跃民和张海洋走来。
    狙击手的瞄准镜中出现宁伟的脸,十字线的中心牢牢地对准宁伟的眉心
    宁伟边走边说:“两位大哥,我在上路之前,还劳你们相送,我宁伟够有面子了,谢谢,真是非常感谢……”他突然停住脚步,从后腰拔出手枪
    狙击手的枪声响了,一颗7.62毫米的弹头高速旋转着打进宁伟的眉心,从后脑穿出,爆起了一团血雾,碎骨和血浆飞溅开来,强大的冲击力使他的身子向后飞起仰面栽倒
    钟跃民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一座雕塑。张海洋不顾一切地扑到宁的尸体前,他的眼泪夺眶而出
    一个警察捡起宁伟的手枪拉开枪膛,发现枪膛中并没有子弹,他低声道:“队长,他把子弹退了,是故意让我们打死他
    张海洋痛哭起来:“宁伟呀,你糊涂呀,为什么一步步往绝路上走呀。刑警们和武警战士持枪向这里跑过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宁伟藏身的墓后,他们看见珊珊慢慢地站了起来,她把手枪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张海洋惊呼道:“放下枪,姑娘,你听我说
    珊珊面色平静地望了众人一眼,自言自语地说:“宁伟,等等我,我来了
    枪声响了,珊珊扑倒在墓碑前
    钟跃民和张海洋被惊呆了,两个人都痛楚地闭上眼睛
    宁伟死了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10-13 摘录自第 433 页
    钟跃民问道:“当年石川村的弟兄们都在哪里,他们中间有多少人下岗?”
    钱志民和张广志也下岗了。赵大勇在蹬三轮儿,郭洁给牛奶公司送牛奶,李萍提前退休了。王虹还不错,在当小学教师。混得好的人几乎没有,咱们这一代人算是倒霉透了,这是报应,·文革’初期打老师,砸东西,坏事干了不少,老天爷要惩罚咱们。你算算,咱们该上学的时候没学上,该工作的时候被送去插队,吃了半辈子的苦,没享过一天福,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又他妈的下岗了。唉,你说怎么倒霉事儿都让咱们这一拨人赶上了?倒霉了大半辈子,到头来连他妈我儿子都看不起我,说我没本事,说你这种没本事的人就不该生孩子,把孩子弄到这个世界上来受穷,你太不负责任。操!我他妈后悔死了,早知如此,当年他妈怀他的时候我真该一脚把这小免崽子踹下来。”
    说实话,读到这一段,脑子里很乱。当年下乡的知青们返城后都过得这么惨,除了是自己没有能力外,更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没有机遇,没有人脉,没有社会关系。钟跃民,退伍后无论做什么都能顺风顺水,他脑子活,有能力,有勇气,还有人脉。不论是作为干部子弟,还是作为当年很有份儿的顽主,他积攒了大量社会关系。当初进入正荣集团,是靠着他的父亲当初是四野战军的师级干部,而正荣集团的公司业务大部分集中在当初四野战军的进军的两广地区,现在当地的党政军干部大多是他父亲的战友或部下,对于编织当地的关系网有天然的优势。他的小饭馆开业之初也就是最困难的时刻,为什么会生意红火,这与他的很多朋友都会光顾也有很大关系,毕竟同是干部子弟,大家混的都很不错。所以,在经历了文革,学校停课,下乡之后,依旧可以混的很好,而其他平民在各种机遇缺失的情况下,生活惨淡。这与之前书中所提到的,不是每一个商人都会成功,因为每个人所掌握的社会资源不同,教养,才能,气质,机遇,社会资源,这都是一个人的资源。 这让我有些灰心,宣称人人平等,可是在生命之初,由于出生环境的不同,就决定了圈子不同,人与人就已经拉开了很大差距。而想要跳出本身生活的圈子是多么不容易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10-13 摘录自第 430 页
    钟跃民的餐厅经过两年多的经营,终于走出了低谷,还清了借款,他买下了泰岳餐厅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成了名副其实的老板。
    手里刚刚有了些积蓄,钟跃民又产生一些不安分的想法,他实在不喜欢过这种平静的生活。这种生活可能适合于大多数人,但唯独不适合钟跃民,他需要一种时时能感受到新鲜感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能给他带来挑战,带来激情,不然生活就变成了一潭死水,纵然生活得很富足,却没有任何意义。
    高玥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她知道钟跃民的脑子里每天都要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对此她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其实她也并不喜欢那种安分守已守着老婆过日子的男人。她认为一个男人身上,最重要的优点应该是一种创造力,并且能利用这种创造力不断丰富人生。海明威大概就属于这类人,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乱子,他肯定要去凑凑热闹,这家伙一天兵没当过,竟以平民的身份参加了两次世界大战还多次身负重伤。世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天生就不喜欢过正常人的日子,而是愿意接受挑战,喜欢冒险。既然海明威可以这样生活,为什么钟跃民就不可以呢?高玥认为自己应该支持钟跃民的想法。
    真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啊,但这种创造力确实是如今大多数人所缺失的,也是很多人所羡慕渴望的,包括我。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