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兜史努比

个人简介:

累计积分:700

发布书摘:450

此书摘本创建于:2016-07-23

我执

本书为梁文道先生所撰写的散文随笔集,是以香港《成报》文采版专栏“秘学笔记”的文字为主,谈及爱情婚姻、日常生活、疾病经历、信仰感悟、城市文化、文学艺术、历史记忆等个人生活 …… [ 展开全部 ]
  • 作者:梁文道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定价:35.00元
  • ISBN:9787563383870
已发布26条书摘
按时间排序 按页码排序
  • 2018-04-16 摘录自第 304 页
    情书不只不能叫人心安,反而更惹人猜疑,我们害怕当下的真相与信上所记的往昔相去甚远。难怪看前人的情书,它们的作者总是要不断起誓,再三保证自己的情意久恒,似乎不这么写就无法释除对方的疑虑。然而它一点用处也没有,因为再浓重再大量的文字也无法突破书信沟通的时空限制。有了时间这项因素,就没有一条誓言是完全可信的。我好怕,所以我要你再说一次,每次回信的时候我都要你再告诉我一次,你是想我的。知道努力是徒然,我们只好更努力。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04-16 摘录自第 301 页
    在大家用手机就能传情说爱的世代里,寄信是怎么一回事呢?

    让我来解释,它是这样子的。你先拿出一张纸,再用笔写上一句“你好吗?我很好”,然后折进信封,贴上邮票,第二天早上把它投进邮筒。接下来的几天甚至几周,你思量对方是否已经收到你的信?他有什么反应?他回信了吗?他会回信吗?有时候,你会后悔之前的信太短,言不及义,于是隔天又补上一封;又有些时候,你等得太久,所以痛省自己的愚蠢,为什么还要寄信给他呢?

    不懂,是因为十年以前,那还是个恋爱需要时间的年代。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1

  • 2018-04-16 摘录自第 292 页
    我就像只风筝,高空之上不知地面的他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我只依稀感到他还在看着我,于是我以为自己在气流中抖动的身躯还会通过那一条几近隐形的丝线传到他的掌心。万一这条线断了,又或者万一我挣脱了线的束缚呢?你会不会等待一只再也看不见的风筝,风筝又会不会在空中等待不可能的会合呢?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04-16 摘录自第 279 页
    杀人之后,权欲熏心的麦克白夫人奋力地抹除地板上的血迹。她不是在清洗自己的罪恶(罪恶又怎能清洗?),她只想掩饰。可是即使在梦中,她还是念念不忘地要洗去地上的血污,那永远洗不掉的烙印,且可笑地由此揭露了自己犯下的重罪。

    你愈想掩藏,那掩藏的手段就愈是耀眼。最精湛的伪装反而夸耀了伪装的存在。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

  • 2018-04-16 摘录自第 249 页
    我第一次读现代语言学经典《我们赖以生存的譬喻》(Metaphors We Live By)是十几年前念大学时的事,当时印象最深的是其中谈到“上下”这组空间方位譬喻如何结构了人类的思维方式与文化传统。考试分数好,叫做“考分上扬”,反之则是“分数下降”;心情好是“高涨”,反过来是“低落”;天堂总在“上头”,往地狱一定是要“下去”的。上下高低,不只是一组空间方位的说法,还是包含了价值意蕴的隐喻。

    为什么在上的一定是好的,在下的一定是坏的呢?作者没有说明,只知这几乎是所有文化的通则。莫非人类真曾在巴别塔崩之前体会过由上坠落的过程,深知上界喜乐与下降凡俗的苦痛?

    当我们形容爱恋的厚度时,我们总是说“爱得有多深”,而非“爱得有多高”。可见在吾人意识根处,爱恋的本质是角落的,沉沦的,甚至邪恶的。的确,我们会情欲“高涨”,我们的心情也会因兴奋而“高扬”;但这都只不过是深情的愉悦诱惑,一如偷窃与麻药的一时快感。爱,终究是深沉可怖的。
    +1
    0条评价 收藏 分享
     

    这条书摘已被收藏 0